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两大学生自创 服装品牌
 

  走进“达人公社”工作室,记者没有想到这仅是袁锡涛家里一间地下室,在这里发一条短信要把手机举到窗口,袁锡涛提醒记者:这里的手机信号只有两格哦。

  6年前,袁锡涛和陈鸿辉正在东莞石龙中学读高二,年轻而叛逆的他们,决定自创“达人公社”服装品牌。“达人公社”四个字,对当时的他们来说,仅仅意味着年轻人要力争与众不同——他们从网上购买了几十件白色T恤,在胸口印着“零柒陆玖”四个字,用东莞的电话区号来代表东莞。袁锡涛和陈鸿辉的父母对他们的做法极力反对,担心影响学习。或许袁锡涛和陈鸿辉两个人自己也没有想到,2011年大学毕业之后,他们又同服装打起了交道,重新打理“达人公社”这一服装品牌。

  “达人公社”目前主营T恤、衬衫等男性服装,目前已销售至全国各地。今年春夏季,“达人公社”一口气推出了20多款T恤,每一款的创意都是袁锡涛和陈鸿辉自己动手设计。

  对于袁锡涛和陈鸿辉来说,他们的梦想很大也很小,他们憧憬着搬出父母的地下室,拥有自己独立的工作室,憧憬着自创的品牌“达人公社”也能像“耐克”一样——只需在左胸口上方打一个“勾”,订单就能满天飞。

  “达人公社”的工作室设在袁锡涛家里的地下室。这间大约20平方米的地下室堆放着几个架子,上面挂满“达人公社”出品的衣服,另外还挂着设计用的纸板、尺子、铅笔,一张白色的桌子则是他们的工作台,墙边的两台电脑是他们进行电子商务和服装设计的“心脏”。

  2011年,袁锡涛和陈鸿辉大学毕业后,袁锡涛把地下室变成了自己全天候的工作室,狭小的空间贴满各种电影海报和纸板。袁锡涛的工作就是打理“达人公社”品牌,陈鸿辉在城区一家广告公司上班,晚上地下室是这两个拍档交流心得的平台。比如今年的秋冬季款式,他们先是各自做出方案,然后再放到工作台上讨论。

  当你告诉别人,有两个大学毕业生是某服装品牌的主理人,在校期间创立了自己的品牌,现在开始盈利,每年推出几十个款式,今年春夏季卖出2000多件服装,经营蒸蒸日上,相信没人不认为他们是年轻有为的人。

  不过在6年前,还在读高二的他们是父亲眼中青春期叛逆的孩子。2006年,袁锡涛和陈鸿辉拥有自己的单反相机,他们拍了几组相片,宣泄着年轻人的激情,相片中摆着自己各种潮流的POSE。很快,他们向父母宣告:我们要自己做衣服,我们要创建自己的品牌。

  其实这一切来源于他们“不要撞衫”这个简单的理由。就读高二的时候,他们便厌倦了千篇一律的校服,他们认为年轻的个性应该张扬,而在那时候,他们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首先想到从衣着上区别出别人和自己。

  他们的第一件叛逆的“惊世之作”现在看起来简直像是“过家家”般的玩笑,白色的T恤衫胸口油印着“零柒陆玖”四个黑字或红字。这款简单的2006年T恤只有“本土”而没有“创意”,但是两个年轻人为它的出街足足忙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先是网购了几十件白色的成衣,再购置油印、再剪裁“零柒陆玖”字样,最后尝试着换不同比例的油印上色、晾干。这其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让他们兴奋不已。浏览过他们网易博客的读者还会发现,他们为这件“零柒陆玖”拍摄了一套相片,不但自己上镜,还邀请了男女好友当模特,相片上模特们个个兴高采烈,笑着、跳着,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他们甚至把“零柒陆玖”拿到朋友的服装店里挂起来销售,能够成功销出十几件,对两名高中生来说就是成功的象征。

  如果当时不是错觉的话,那就是对本土元素的迷恋,袁锡涛和陈鸿辉紧接着又做出一件石龙图腾的T恤,图案是一只肌肉感十足的大猩猩把杠铃高高举过头顶,HOMETOWN(家乡)环绕在图案上方,下方是极具爱乡情怀的热辣辣宣言:“l love my home and l love my hometown,I believe one day I can change all of this。”大意是:“我爱家爱乡,我相信总有一天能改变一切。”

  这件“举重图腾”的T恤上面开始印有“DAKYAM”的品牌标识,这是“达人”的粤语发音。

  本土,一开始是“达人公社”主打的款式。石龙曾被称为“七十年代末大陆第一条喇叭裤兴起的地方”,几十年前曾经挤满了搞时尚服装的弄潮儿。两个年轻人对家乡石龙有着一番特别的深情厚意,这解释了“达人公社”早期款式中掺杂的本土元素却欲表达潮流的不自觉心情。

  2008年的高考将至,袁锡涛和陈鸿辉也投入到紧张的备考当中去,父母本以为他们冲动的创作将就此打住。

  袁锡涛和陈鸿辉在备考的那一年短暂地离开了地下室,他们的网易博客也很少更新照片。2008年高考结束后,两人同时考进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一人学市场营销,一人读人力资源管理,与服装设计八杆子打不着。

  但是内心不可遏制的创作冲动让他们对所学专业一度感到失望,陈鸿辉后悔备考时只顾着分数而忽略内心的选择,他们两个更愿意去学服装设计,因为大学生活重新激活了他们的“达人公社”。

  两人放假的时候又经常到袁锡涛家里的地下室,还在默默地为一件T恤的设计而讨论。有一天他们告诉各自的父母,要重返服装设计这一“战场”。

  “东莞的年轻人宁愿花重金买日韩的品牌,却不想了解它们其实大多都是‘Made in China’或者根本就是‘东莞制造’。”

  很快,袁锡涛和陈鸿辉推出了2008年款T恤。接着2009年款、2010年款式出现了很大的变化,设计不再夹杂着本土元素,而是直奔T恤主题而去。从图案到衣服的质地都有了质的飞跃。

  本土元素的T恤只出了两款后,“达人公社”便舍弃本土元素而去。我们可以解读为两位大男孩设计理念渐趋成熟,也可解读为外面的世界更精彩。其实,这其中主要是因为市场残酷的选择。

  他们推出的2009年款和2010年款T恤,灌注了这两位大男孩几乎所有课余时间的心血,可是反响平平,在淘宝等电子商务买卖平台上,T恤销量虽稳中有升,但收支相抵都无法实现。

  前几年,石龙镇政府举办了大学生模仿市场,袁锡涛和陈鸿辉带着T恤去参加,一位本地阿姨逛到他们的档口,问了价钱。“79元。”陈鸿辉回答。“79元三件是吗?”阿姨追问。当陈鸿辉解释一件79元时,阿姨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件小事虽然未能引起两人愤怒,但着实让他们反思了一番:东莞本地人爱本土品牌吗?

  “东莞人很奇怪,去超市买东西都觉得到广州、香港的超市显得更高级,这里的年轻人宁愿花重金买日韩的品牌,却不想了解它们其实大多都是‘Made in China’或者根本就是‘东莞制造’。”这是作为土生土长东莞本地人的两位大男孩对自身文化的反省。

  从今年春夏季卖出的2000多件衣服的邮寄去向看,来自东莞本土的客户订单只占了10%,而且回头客不多。

  诸多因素让袁锡涛和陈鸿辉意识到,品牌要做大做强,不能只走本土元素的路子,需要向全国甚至全球的知名品牌汲取营养。至今,“达人公社”东莞本土元素的T恤就只剩下那只卡通的举重猩猩。

  在往年的“达人公社”款式中,他们总是把“DAKYAM”这个LOGO印在衣服的显眼位置。在今年的讨论中,他们改变了设计的方向,“DAKYAM”只留下缩写的“DYM”,缝在衣袖不太显眼的位置。陈鸿辉的解释是,这种改变是参照了国内外不少品牌的做法,让消费者从衣服的质感和形象,而不是单纯品牌上去感受。

  不过,他们也承认,这主要还是“DAKYAM”的品牌效应还未成熟,像耐克这样品牌巨鳄,只需要在衣服的左胸口上方打出一个“勾”,便年年能推出新品,并引起消费者的热捧。

  所以,在品牌还未成熟的时候,“达人公社”只能不停地在T恤图案上求新立异以吸引消费者的目光,在衣服的制作上精益求精以获得消费者的认可。

  希望有一天搬离父母的地下室,拥有自己的工作室,自己的服装实体店,直到最后变成知名品牌。

  从前年开始,DAKYAM开始频频出现在全国各种潮流品牌和独立创意产品的商业网站上,同时他们还有属于自己的淘宝网店。在那些知名的网购平台上,DAKYAM被如此介绍:“来自东莞本土的国内知名独立品牌”。

  据袁锡涛透露,自从他们被商业网站看中并合作之后,销路一下子打开了:单是在酷噻网上,一个月便能卖出80多件T恤,而自己的淘宝店,最多的一天也能卖出五六件。由于小批量生产保持新鲜感,所以在网上的DAKYAM反而成了炙手可热的特色货。

  “达人公社”要延续自己的品牌,所有的衣服必须经过布料选购、设计、裁剪、染印、缝纫,而且要控制质量。

  最近的春夏季T恤,袁锡涛和陈鸿辉到广州海珠区的布料市场选购布料,通过多次尝试,他们明白布料不仅要颜色潮流,而且面料从里到外要温顺。比较他们历年出产的衣服,2012年的T恤质量进一步得到提升。

  缝纫是一道考究品质的工序,袁锡涛和陈鸿辉以前曾经让大型工厂代为加工。让大型工厂代工的好处是成本低,但是质量较差。“达人公社”的每一款T恤量不大,量少的可能只有几十件,有时对接处缝错了,工厂的人也不重缝,敷衍了事,把次品塞在成品中,这导致“达人公社”收到几起消费者的投诉。

  后来,袁锡涛和陈鸿辉找到本地一家小型制衣厂,老板娘清姐是个热心的人。当他们与清姐联系时,清姐发出惊讶的感叹:“制衣这个行业越来越不景气,我真不敢相信你们两个小年轻反而要投身到服装设计中来,而且还要创自己的品牌。”

  随着接触越来越频繁,清姐为他们的执着感动,并且不断传授他们两人一些技术,比如做工质量优劣的区别在哪里、布料薄厚决定下摆每寸行针间隔多大等决定衣服质量高低的细节。

  2011年4月份,袁锡涛离毕业还有3个月的时间,他在石龙服装学校报了夜校,学了一年的服装纸样课程,他打包票,这是他学得最专心的一门课程。陈鸿辉毕业后在一家广告公司谋了职业,每天自己开车从石龙到东城上班,拿着2000多元的月薪,朋友笑他工资不够汽车加油,他自己认为工作是为将来“达人公社”的设计和发展多走一步路。今年,陈鸿辉也在石龙服装学校报了夜校,不但学习纸样,还要学习设计、电脑制图等课程。

  他们今年T恤大卖,估计年底会有20万元的利润,这将是他们首次收大于支,实现盈利。

  今年他们还帮广州一个服装厂加工服装。袁锡涛和陈鸿辉表示,希望有一天搬离父母的地下室,拥有自己的工作室,自己的服装实体店,直到最后变成知名品牌。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