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北京酒店进化史:长城饭店们书写的黄金年代
 

  记得今年五月我发布《上海 W、安缦来势再凶,也别忘记华亭、波特曼、希尔顿书写的黄金年代》一文后,立马收到了好几位读者表达了对《北京酒店进化史》的期待,更让人热泪盈眶的是,一位读者帮我把北京1.0时代和2.0时代的框架都拟好了。

  说来惭愧,直到20岁我才首刷帝都,但在过去的近10年间,我走心地刷掉了帝都各老牌和新秀酒店,趁今日宝格丽饭店登陆京城时,奉上这篇记录往昔辉煌的“北京酒店进化史”,以免新一轮大潮来得过猛,冲淡了我们曾有过的美好。

  我听过关于北京酒店最早的段子是——1979年10月,卡拉扬率柏林爱乐到访北京,卡爷要求北京饭店给乐团所有成员一人一房,但这在当年无异于天方夜谭。

  于是组织方请求北京饭店拨十间房给卡爷等主力,北饭表示指挥怎能和国家元首相提并论,迟迟不给房。最终以卡爷在内十人在北饭一人一房,其他成员入住前门饭店收场。住宿风波+宝贝乐手从舷梯上摔下,很不爽的卡爷留下句气话:再也不来中国。

  就在卡爷“发飙”后不到4个月,一座耗资7500万美元的酒店在东三环使馆区附近开工,并在3年后用镜面玻璃外墙映照周围场景。4部观光电梯将宾客送往楼内的近千间客房和顶层餐厅。《永不瞑目》里就有一场袁立和陆毅的对手戏是致敬长城饭店的顶层餐厅和观光电梯的。

  这座外形先锋、内部设施先进、中式元素(从楼外的中国红钩边到浴室里的中国娃娃备品架)逗趣的酒店,不仅成为国内第一间中外合资五星级酒店,还让喜来登成为上海、三亚等地五星级启蒙的首选/示范洋牌。尽管其高贵兄长瑞吉、豪华精选早已将其挤下神坛,但长城和华亭对80-90年代京沪市民高级、优雅生活方式的启蒙无牌可代。

  1989年登场的王府饭店更像王府井一代的一座静美的小岛,大堂里穿插着石拱桥、仿唐三彩和路易十六风格座席,无缝融汇着东方庭院和西方宫廷场景。大堂延伸处的购物廊则为国人进行了奢侈品启蒙,带有LV叠字和十字小花图案的箱包忐忑地接受国人的检阅。

  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郭鹤年是春风得意的,他参与了紫竹桥北京香格里拉和国贸的开发,还成功将香格里拉酒店引入京沪最瞩目的地标性综合体——北京国贸(中国大)和上海商城(波特曼香格里拉)。

  我对中国大的初印象源自童年时在阿姨家见到的一个静美黑色皂盒,上面印着金色的酒店名+Logo,“中国大饭店住了很多次,但是很贵。更多时间会住在它旁边的国贸饭店。”她这样回忆道。去年我特地去朝圣了这间老店,当年的营造尺度、摩登指数、与综合体的共处方式至今仍令人震撼。

  当我穿过那充满红漆立柱、山水壁画和白色大理石的大堂时,蓦然想见,这就是巩俐主演的《梦醒时分》里,钟镇涛出差北京的行宫。

  这一时期,除了王府饭店,北京还诞生了另两间立鼎世(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成员酒店——燕莎中心凯宾斯基和贵宾楼。前者贯彻了德国人利落、敦实的处事风格,用眼镜蛇雨棚对接一座汉白玉桥,演绎了极尽先锋的建筑哲思;后者表达起中式风格毫无传统国际酒店的敷衍或违和感,用古董家具、复刻自圆明园的12首喷泉、无敌故宫景观备足了中式精品酒店的该施展的一切风采。

  北京高级酒店的1.0时代收尾于临近长城饭店的北京希尔顿,这间直面外交公寓的五星级酒店不仅为帝都集齐了都市必备的“希尔顿”品牌,还是锋菲恋最忠实的亲历者。此外,北希还见证了赵又廷和高圆圆感情的升温。

  第二幕的开场由国际俱乐部饭店和嘉里中心饭店主持,两家是少有会在《地理知识》(现《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上刊登整版广告的酒店。我清楚记得,国际俱乐部的广告是在炫耀棕榈树影摇曳的奢华大堂;而嘉里中心饭店没有出现半丝酒店场景,而是一个席地而坐的商务男,周围散落着公务包和A4纸叠成的纸飞机(很奥美的手笔)。

  两者通过广告传达了“奢华的全新高度”和“奢华就是抛开所有束缚”的2.0态度,并上交了战书。

  尽管李嘉诚的东方广场大幅缩小了营建体量,但还是不自觉地在长安街上摆起了一台巨型建筑排场。这组以四合院为灵感的建筑群的核心是独占弧形塔楼的君悦酒店。先进的客房配置、强大的餐饮、热带度假场景地下泳池瞬间刷新了京城的奢华高度。酒店开业时间也恰到好处,开业前刚好申奥成功,开业后又迅速迎来了“不到君悦不下车”的BJ蕾妮齐薇格。

  这之后的北京迎来了两股风潮,一股是金融街热,金融街几乎一夜间迎来了洲际、威斯汀和丽思卡尔顿的进驻。另一股是奥运献礼热,扎堆在08年前开幕的重磅酒店不计其数,柏悦、瑜舍和颐和安缦是当之无愧的“奥运年御三家”。

  2009年,正当我静候文华东方代言人张曼玉及其时任男友兼北京文华建筑师Ole Schreen为北京MO剪彩时,一场大火打乱了北京奢华酒店进化步伐。

  连接大裤衩、本该问鼎京城最佳的北京文华,眼睁睁地看着身旁的国贸大刷新北京的旅居海拔、郑志雯在自家的原“京城第一高”京广中心里培育北京瑰丽、在国贸所向披靡的香格里拉研制轻奢潮店新国贸。奇妙的环裤衩阵地在不知不觉中形成。

  这一时期不仅为京城补足了W、四季、康莱德、华尔道夫这样的都会必备牌,也催生了怡亨、Temple这样的精品杰作,还孕育了国牌诺金。总之,我每年北上都有住不完的新店,而每刷一间新店都有拆礼物般的兴奋劲儿(仅限酒店控体会)。

  昔日一枝独秀的王府半岛几乎在一夜间收到战书无数——URC(携北京璞瑄)、文华东方无不选择在王府周围布阵。王府半岛幕后不差钱的嘉道理家族果断加入这场奢华酒店“军备竞赛”。号召原配的525间客房两两抱团,形成仅200个居住单元的纯套房酒店。

  半岛的死对头文华东方也毫不示弱,这位双京城项目(“几”字楼和王府中环)在握的非第一眼美女立马回以“京城第三间”———前门MO。

  钓鱼台MGM也在国贸筹建海拔更高的旅居盛宴。我还很期待URC缔造的璞瑄,这座凌驾于艺术中心之上的城中隐世酒店将让LOEWE电视、蒋琼耳操刀的“上下”家俬全数请进客房,让住客隔窗享用故宫景致,像在家一样在私邸风行政廊烹饪、调酒、工作,将归属感和治愈系旅居美学进行到底。

  尽管上海华亭饭店和北京长城饭店相继脱离了喜来登家族,但喜达屋、华亭、长城对京沪市民的奢华启蒙绝对功不可没,还为酒店业培养了大批本土人才。你可以从观光电梯、玻璃金字塔前厅和客房电视柜回味当年的风采。

  北香如今用两座塔楼、一座大花园、丰富的餐饮选项和大到无敌的游泳馆自成一处桃花源。

  从这间国牌酒店可以看到当时时兴的酒店营造美学——架满观光电梯的圆柱塔、高处缀以屋顶餐厅,酒店楼翼如翅膀般顺圆柱塔展开,如同展翅的蝴蝶。

  最近这场翻修为酒店换上了雪白的前厅、游艇客舱场景客房、水墨质感泳池。但也请记得先前大堂的拱桥、复式客房和玻璃温室泳池。

  酒店总套的第一位贵宾是法国前总统希拉克、酒店最具时尚权势的宾客是Anna Wintour。

  京沪首批五星级酒店都少不了一间日系牌,上海花园饭店找来了东京御三家之一的大仓加持,北京长富宫则找来了另一御三家成员——新大谷助阵。

  中国大如今的大堂较早期增加了更多金饰,楼梯栏杆也较初期更雍容,但客房是删繁化简了,主流房型用上了斜角墙和阶梯式家俬增进摩登感。

  这间酒店展露了很多德国人的美德,重视建筑、热爱干净利落的线条、崇尚实用主义。这间酒店应该是北京酒店中最注重妆容的,翻修频次之高让人惊叹。

  这间酒店是锋菲恋、赵又廷和高圆圆恋情的见证者。另外还是在北京申奥宣传片和陈述PPT里强势出过镜。

  尽管北京有很多香格里拉系酒店,但据说郭鹤年每次进京都住这间。这家和东方君悦被传是京城烤鸭最好吃的两间酒店。

  身处巨无霸综合体“东方广场”的君悦。无论是在《失恋33天》里出镜过的喷泉还是拱形的底层大堂,都把君悦大气磅礴、简约明快的美德深入骨髓。

  论北京的两间丽思,我显然会更喜欢这间。当代中式风格的演绎让人神清气爽。我还爱死地下那个放映老电影的泳池。

  wuli女神布吕尼在上海住的是外滩茂悦,而在北京住的是法牌索菲特。我是从她在北京游览时撑的伞上的Logo得知的。王健林似乎对外观酷似积木的建筑特别有好感。

  这家是贝嫂比较钟爱的帝都行宫。我曾冲着木质浴缸去刷这家,结果到店居然无热水,于是大冬天冲了个冷水澡。

  这间酒店让我从此爱上了柏悦,后来刷了东京PH秒发现北京柏悦有好多致敬东京的手笔——电梯门一开整个城市在脚下流淌、更衣间全被落地玻璃包围,恍若被城市拥抱。

  Peter Remedios的客房太心水了——古董行李箱般立在房间中央的盥洗台、敞入房间的浴缸、百叶窗过滤的长安街景......但据说会很快还上LTW事务所操刀的新妆容。

  玻璃金字塔下的北京亮太美妙了,除了全城美景还能尝到以前街边铺阿姨做的鸡蛋灌饼。晚上靠着吧台,看车流在长安街上拥堵、飞机在远处起降,好不惬意。但有点遗憾他家消失的中餐厅和低区天光泳池。

  柏悦的京城最高纪录仅保持两年即被国贸大超越,小贝夫妇曾在此共度浪漫周末。

  真的很羡慕首都机场配备了这么多酒店,而不是PVG那间破旅馆,碰到妖孽的航班都能去酒店里吃一顿好的或休憩、游泳,这家大堂吧供应的热巧是冬日里的驱寒良方。

  酒店还有一位功臣——小熊查尔斯,被客人领养后带到世界各地传回了数百张旅途照。

  这间开得猝不及防的四季把自己的中庭变身为蝴蝶幽谷。此店也是继索菲特后的法国首脑北京新行宫,下次“马卡龙”来铁定会住这儿。陈柏霖在这季《花少》出发前就下榻在这里,而且他肯定带走了浴室的备品,我看到他在非洲露营地用ETRO的香波洗衣服。

  看到这座马岩松建筑的第一眼就没忍住下了订单,房间确实深得我心,难忘衣帽间里的红丝袍和床上的熊猫。不过早餐实在不敢恭维,寿司裹的全是硬米,而且后来好几位好友亲历了同款硬米寿司,但愿不是保留菜。

  尽管这间康莱德此生不会再碰了,但难忘的除了硬米寿司还有在转门邂逅的Angela baby。高圆圆也常在此会友。这季《花少》,杨佑宁出发前就安顿在此。

  这家客房层的烤漆壁面和底层的进廊式厅堂深得我心。亚布用他拿手的旋转楼梯、屏风和当代笔触成功改变了我对华尔道夫的看法。

  第一次住这家就碰到了大咖无数——大堂里见到了VOGUE中国的Angelica Cheung、吃早餐和大山一家邻桌、吃午餐又见到了沈宏非。但最难忘的还是泳池的救生员,我第一次见到一个救生员很严格地指出了我的泳姿错误,还花了半小时义务指导。

  郑志雯的创作酒店的才情相当了得,她保留了传统奢华酒店的体系、又掺入了精品酒店的细腻。让火锅和地方风味入得厅堂的餐厅、完备的宠物政策、强大的水疗中心、美轮美奂的私邸理念,散落公共区域的私人摆件和客房里堆如山高的杂志都深得我心。

  看到这一幕我突然意识到孙燕姿也有一颗W心,筷子的灵感是源于上海W的筷子靠枕吧?估计她在圣淘沙也是公开活动去嘉佩乐、私人聚会去W。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