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三里屯“捡尸人” 用别人身份证开房的男人
 

  选角导演发组讯,选演员,经纪人,演员找剧组投资料,靠谱的剧组组讯,贴心的推荐服务!无论你是演员艺人,还是影视从业者,随时查看热门影视剧,广告筹备近况!一个集人才资料,通告库于一身的组讯平台!电话

  光大腿和穿丝袜的长腿大妞被豪车带走,过得去的男女在这里相约ONS。长得丑的妹子和屌丝们互相看不上,喝着半个月工资买来的假酒,直至烂醉如泥。

  这里是中国性解放的先驱之地,两性开放程度赶在经济之前超越了欧美。有钱有颜的人在这里找到天堂,无钱无颜的人在这里仰望天堂。

  我算是找到天堂的,这儿是我除夜行者俱乐部外最常出没的地方——酒精和白腻的肉体能让我放下身为夜行者的紧张感和压力,几乎每次到工体,我都尽兴而归。

  8月17日早上,我告别了缠绵一晚的姑娘,在三里屯SOHO的日租房出来往家走。开车经过工体北门的时候,看见了一个裸女,身材很好,我想停车下去看看,但无奈夹在堵车的洪流里只能随波逐流。

  媒体们是只报道了这件事,而没说处理结果。但微博上一个人的说法引起了我的兴趣,一个叫“白小白”的人非常肯定的说:“就是被“捡尸”的黑车司机玩过后,扔在了路边,这帮孙子没少在工体干这事儿!”

  这让我发现人容易被熟悉的事所蒙蔽。我经常在工体附近看见有醉倒的姑娘被男人捡走,却从没想过要调查一下“捡尸”这件事卖给媒体。

  我开始调查这群“捡尸人”的消息。调查结果吓了我一跳,没想到“捡尸”的群体竟如此庞大。

  正想着如何能打入内部去调查一下的时候,我在豆瓣某个“捡尸”的小组,看到了一篇相约一起去捡尸的帖子。

  私信联系了叫“四哥”的发帖人,他欣然答应我今晚一起去捡尸。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我换上衣服,打车去了太古里。随便逛了会儿,在无敌家吃了碗面,在顺电踢了会儿实况,看看时间差不多快十点了,我起身走向工体北门。

  在大董烤鸭的门口,我见到了按照说好那样穿着白T恤黑裤子的“四哥”,我在边上观察了一会儿“四哥”——这是一个脸上一直带着微笑的男人,看起来极其友善,要不是看过他发的帖,真想不到他是“捡尸人”。

  偷拍了几张“四哥”的照片,我走上去伸出手:“你好,你就是豆瓣捡尸小组的四哥吧,我是徐浪。”

  我假装夜场新人向武耀请教了一些“捡尸”的经验,他不吝赐教的讲了一些捡尸的技巧和经验,以及……制造“尸体”的方法。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浅色的丸状物告诉我,这是烈酒胶囊,里面是浓缩的伏特加,只要放一颗到姑娘的酒里,分分钟变“尸体”。

  我感兴趣的拿起看了看——我偶尔也会把姑娘灌醉,但不会用这么低端的手段。只要给她们点两杯Tomorrow这种看起来像果汁一样无害,实际上一杯就倒的烈酒就OK了。

  扯了一会儿他的“捡尸经”,武耀抬手看了看表说,走吧,快十一点了,已经开场一会儿了。

  武耀选择的酒吧是MIX——相对LATTE和VICS,这里便宜,成本比较低,人员比较低龄化,有许多都是学生。

  看来武耀喜欢年龄小的,我一般会去VICS,那里姐姐型的比较多。大家都是明事理的成年人,沟通成本比较低,事后不会有什么负担——而且某方面也比较玩得开。

  跟着武耀进了MIX,他并不急着寻找猎物,而是一直在和我喝啤酒扯蛋。我有点好奇的问武耀,就不怕好姑娘都被人挑走么?

  我整个晚上都很郁闷,为了观察“捡尸人”武耀的行为方式,一直在装不常来酒吧的雏儿。有两个上来搭讪的姑娘,都被我的“不会说话”挤兑走了,让武耀即鄙视又惋惜的大说可惜。

  凌晨一点四十五,在我快要困倒在地的时候,武耀终于开始行动了。他手里拈着烈酒药丸,走向吧台旁一个看起来已经喝了许多酒的黑色短裙姑娘。

  他向酒保要了两杯鸡尾酒,递给姑娘一杯,虽然灯光暗没看清,但我相信他已经把药丸扔进了杯里。

  姑娘和武耀碰了几次杯,两个人聊了起来。十分钟后,武耀架着姑娘往酒吧外走,路过时候给了我一个飞眼,看口型是在说祝我好运。

  我喝了口姜汁汽水,打算武耀一出酒吧门就跟上去。这时三个男人嬉笑着从我身边经过,讨论着今晚能在穿白衣黑裤的傻屌那里套多少钱。

  白衣黑裤,难道他们说的是武耀?这件事儿变得更有意思了,我站起身,跟上了这三个男人。

  他们果然是在跟踪武耀,武耀打车并扶姑娘上去后,他们开着一辆黑色的捷达跟了上去。幸好我对追踪早有准备,我叫醒了一直等在东门的周庸,上了他的M3,跟上了黑色捷达。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奇妙的事,比如说武耀捡尸遇上仙人跳,比如说全家都是警察的官二代周庸非得跟着我学习当一名夜行者。当然,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周庸一路上都在兴奋的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儿,我简单的给他解释了一下。他情绪高亢的絮叨着,哎我擦,还有这事儿,真TM刺激!搞得我特别烦,幸好这段跟踪的路并不长,也就一公里多点,到了朝外大街的一家汉庭,所有人都停下了。

  我看着武耀扶着姑娘进了汉庭,然后黑色捷达里的人下车,等在汉庭外面。周庸问我,徐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这一等就是半小时,跟踪武耀的三个男人抽过两轮烟,明显有些不耐烦。我大致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他们在等黑短裙的姑娘发房间号给他们,但那姑娘已经被武耀的烈酒药丸给彻底弄晕了。

  我和周庸进宾馆的时候,三个男人正和前台的姑娘要武耀的房间号,前台的姑娘就是不说。僵持之下,其中一个人掏出了一把水果刀,对前台的姑娘说,刚才被那男的带上楼的是我女朋友,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让你拿命来赔。

  三个男人走进电梯,周庸也想和他们一起上楼,我一把拽住了他说,我们走楼梯。

  我和周庸爬到四楼时,走廊里传来巨大的敲门声,有人在喊,开门,开门,查房!

  我在楼梯间探出头,三个男人在405前疯狂的敲着门。我想着这下武耀可惨了,拿出手机打算拍下这一幕时,武耀忽然开门冲出。

  武耀拎着包,用匕首划伤了站在最前面的男人,推开三个人就跑。那三个仙人跳的哥们明显被吓住了,愣是没敢追。

  武耀冲到了楼梯间,看见了站在角落里的我和周庸,他笑着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快速的下了楼。

  进了405,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我们走进房间,三个男人呆若木鸡的站在洗手间的门口。其中一个被武耀划破的手臂还在流血,然而他们仨好像被什么东西吓住了,完全没注意到。

  我走近,越过三个男人看过去,黑裙姑娘躺在洗手间的地上,上身赤裸,侧腹处一个打开的伤口正在流着血——那是肾的位置。

  其实我当时也有点懵,但短信的响声把我叫回了现实,我拿出手机,是一条姗姗来迟的短信:“尊敬的华住会员,欢迎你入住汉庭北京工体店,您的房间号是405,请不要……”

  缓过神来的我,打了120和110。见我报了警,自觉身份不干净的三个男人想要走,我拦住了他们:“哥们,这不仗义,毕竟是你们的朋友。

  警察来了之后,把我和三个仙人跳的哥们都带回去了。至于周庸,我让他先离开了——得指着他捞我呢。

  托周庸高干父亲的福,我没用在派出所过夜,即使开房用的是我的身份证。让周庸当助手的好处是,他总能帮我解决许多官面上的问题。

  离开派出所,我又上了周庸的M3。我俩找了家24小时的串店喝了一夜的酒,聊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周庸和我说:“徐哥,这事的发展真TM让人意想不到啊!”

  比如工体北门的裸女——其实是个精神不太好的人妖,而并非被“捡尸”的美女。

  比如捡尸的武耀遇上了仙人跳,我以为他下场会很惨,结果惨的却是仙人跳的四个人。

  比如身为一个夜行者,明明是调查对方,却因被对方偷了身份证而差点卷入巨大的麻烦。

  周庸吐过之后,第二天精神奕奕的给朋友打电话吹牛逼,讲述自己昨晚的神奇经历。

  至于武耀——我甚至不知道他到底叫不叫武耀,我手机里偷拍他的照片基本都被警察删了。但在去派出所的路上,被我藏在鞋里的录音笔,记录下了我初见他时的对话。

  我事后听的时候,才感到我第一次见到武耀时,他微笑着给我讲的“捡尸”经验里,一切早有预兆。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