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北京酒吧别样风情街头女郎夜夜销魂(全文)
 

  北京是全国城市中酒吧最多的一个地方,总共有400左右家。北京的酒吧一般装饰讲究,服务周到,而酒吧的经营方式更是形形色色,各有特色。他们从音乐风格、装饰风格的区别也决定了消费对象的情趣选择。在京城的酒吧中,有三块地方最值得去。一个三里屯酒吧一条街,也是京城最具有名气的地方,日前小记与几位朋友来到那里,并领略了那里的“别样风情”。

  凌晨时分,我与几位朋友在三里屯酒吧街闲逛,走了短短一百米,被拉客男子拦下近十次。我们欲乘车离开,先后遭到三拨拉客男子拦阻,直到最后武警战士巡逻路过,方才得以脱身。

  我们在那里闲逛了将近两个小时内,来来往往的拉客男人和站街女不下三四十人。他们一般是男子站街出面拉客,一两名站街女在旁陪衬,还有大批小姐躲在附近阴暗处,听到招呼现身让“客人”挑选。一旦有车辆停靠在附近,这些男子通过手机相互联络,上前“洽谈”生意,如果生意谈成,很快就有人护送更多小姐到指定位置。

  凌晨零时,三里屯路酒吧街南段,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到我们酒吧玩去吧?38位小姐随便选。”我正要过马路到酒吧一条街,一名黑脸中年男子凑了过来,“包房费100块钱,喝酒唱歌,全身按摩,到包房里随便你怎么玩。”见我们脚步缓下来,“黑脸”靠得更近,“去看看吧,小姐素质挺好的,年轻,漂亮。”

  我们称先到酒吧街看看,刚过了马路,“黑脸”紧跟过来:“去吧,大哥,坐车两分钟就到。小姐都可以带走。”“黑脸”一直尾随纠缠,走了一段路终被我甩掉。“去酒吧喝酒吧?小姐绝对漂亮,包你满意。”一名挎包中年妇女跟着迎过来。“我们那里的小姐,南方、北方,国外的都有……只给小姐100元小费,没有最低消费。”

  接着又有一名小眼睛年轻妇女“挡”住了我们:“多走一家,多一个选择嘛。我们那里便宜,100块钱通宵。这里都是静吧,没什么好玩的。”我们向北穿行三里屯酒吧街不到100米,遭遇了近10名酒吧拉客者。他们拉客的卖点是:小姐任选,百元消费,通宵营业,为所欲为。

  当我们由南向北穿行到三里屯酒吧街北段,随着酒吧的稀少,或明或暗的路灯下,总有三三两两的男女在游荡。“大哥,有兴趣吗?”两名女子围过来,“我们那里什么小姐都有,大学生也有,绝对包你满意。你要什么样的,立马给你叫来。你想怎样都可以,一次500(元),包夜800(元)。地方很好,有空调,能洗澡。”我借口“太贵”欲离开,一名女子留下小灵通号:“需要就给我打电话。”树影中一名白衣男子闪了过来,“看这两个怎么样?一次300(元),包夜600(元)。

  都是自己人,便宜。“他一指身后的两名年轻女子,一个长发低胸衣,一个黑衣低腰裤。她们神色各异,沉默不语。那名白衣男子见我们“诚意”不够,又忙着去拉别的行人。当我们刚与这两名女子交谈了两句,远处的男子察觉后,忙大声呵斥站街女,“过来!过来!”两女子立刻不吱声,走了过去。

  凌晨1时30分,我们乘上一辆出租车,由北往南按原路返回三里屯酒吧街。行驶不到50米,路右边正在聊天的4个男子突然全站起来,冲着我们所乘出租车大喊:“哥们?叫几个小姐?”出租车司机一看,指称这些男子为“鸡头”。

  未及车子停稳,4个男子就跟上来,趴在出租车右边前后两个窗户上,“要啥样的?要几个”。“现在就有两个。”其中一名黑T恤男子把着车窗,扭头喊了两嗓子:“过来!快过来!”两名女子碎步疾走过来。一名女子蓬松着头发,体态稍胖。另一名较瘦,一身紧身衣。黑T恤的手在胖女孩胸前舞了几下,胖女孩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这一幕,面无表情。“差不多就上车吧,快,小四川,苗苗上车。”黑T恤说着就要拉出租车门。当我们拒绝的时候,他们仍不愿离去。

  在某凌晨凌晨暗访中,三里屯酒吧谈“生意”的拉客男子随处可见,一旦和客人生意谈不拢,他们就把住车窗不让客人离开。假如不是武警战士巡逻路过,我们是几乎无法脱身。当我想离开的时候,两名一直与我谈“生意”的拉客男子马上用手把住车窗,不让车子前行,又向后招手让站街女上车。我们几次催促出租车司机开车,但的哥纹丝不动,只是紧张地盯着车窗外的那几个男子。

  最后,在我们的坚持之下,出租车终于往前行驶几十米,但又被另外四五名男子叫停。好不容易,我们才摆脱纠缠,再三要求之下,司机终于发动车子冲出重围。离开后,司机心有余悸地对记者说:“看他们那个架势,我敢发动车子吗?”

  好几拨男子在路旁喊叫。车子第三次被拦,围过来的拉客男子见我只问价钱没有意向,就不让出租车开走,一名身穿黑衣黑裤的高大男子径直走向车前,一动不动地站着。我们正在担心不能脱身之时,前面走来三名巡逻值班的武警,那些拦车的拉客男子马上作鸟兽散。司机这才发动车子,我们才能离开。

  当我们离开三里屯酒巴街后,司机说:“刚才你们挺危险的。你们停了几次,看了几位小姐,又谈了价钱,假如再待下去,还不带走小姐,他们不知会做出什么来,说不定还会砸我的车子。”

  第二天下午,当我搭乘出租车再去三里屯酒吧街。出租车司机说,尽管酒吧街“打的”的客人很多,生意不错,但自己通常不愿意去那里拉客。“为什么?那里太乱了,打人打劫时有听说。我哪知道他们要坐到哪去啊?要把我做了呢?我喊谁啊?”

  下午6时,当我在三里屯酒吧街与一位摆摊的中年女商贩聊起拉客男子及站街女。她立即环顾四周,然后压低声音说:“看你就知道是外地的,你千万不要惹他们。”她说,这些在街边拉客的“鸡头”多为东北人,十分凶恶,基本上控制了三里屯酒吧街里的站街女,“跟一个帮派似的。”她说,在此做生意有四个年头,每隔不久就能看到这些“鸡头”街头打架闹事。

  提起北京的酒吧街,如果你的脑子里想到的还只是三里屯和后海,那你就有必要去“刷新”一下了。随着星吧路、元大都等一条又一条新的酒吧街的亮相,可以让你“泡并快乐着”地度过某个夜晚的地方迅速N多起来了。如果你是一个老吧友,新街某个小店或许正是你百转千回的寻觅所在;如果你是一个新泡客,那里曾被渲染的繁华过往,你更不应该错过。

  “风吹三里屯,雨打哈瓦那,身在芥末坊,心系苏茜娅。对酒藏酷,当歌豹豪,纵横明大,吟唱乡谣。在幸福花园寻找隐蔽的树,让男孩女孩躲进戴茜小屋。在白房子畅饮黑加仑,在地平线把太阳喝晕。喝完科罗娜,再上塔克辣,要完富士达,又喝伏特加……”泡吧大仙是这样描绘三里屯的酒吧街。

  三里屯酒吧街出名好多年了,已成为一种生活状态的标志。在北京东三环的长虹桥以西,临近第一、二使馆区,仅在长约260米的主街上就“串集”了28家各色酒吧。

  三里屯酒吧街时尚“鼻祖”的地位毋庸置疑,但人气却在“皮条客”伤人、赌球风波等事件中屡遭重创,一些新的酒吧街更分走了三里屯不少的客源。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目前,仍有不少老外钟情于三里屯。除了“男孩女孩”等老店魅力不减以外,“九霄”等新店快速崛起,声名远播,给这里带来许多新气象。不久前,新三里屯规划面世,酒吧街将专攻异域文化风情,与目前三里屯酒吧街的异域文化风情正好吻合。

  但后海星星点点起来的酒吧还是越来越火,蔓延到了前海,来逛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人说,什刹海真正动人的是“细节”。市井的喜气与飘香的红酒相安无事,古老的院落与时尚的潮流各得其所,的确是一种“北京特色”。

  来什刹海的吧客讲究的是个闹中取静。来这里喝酒是假,换心情才是真,所以不少酒吧装潢颇为讲究,“帅府”寻常院落中有金戈铁马之气;“佛吧”的方寸之地却别有宗教韵味;前海“小王府”更有个性,“我们是给那些拿银子来找感觉的人开的。你再有钱,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我们也不伺候”。什刹海酒吧街最动人之处,还在可以观景:站在“银锭桥”上,听船上二胡悠悠,最是销魂滋味;更有水上蜡灯,伊人倩影,令人心醉。

  星吧路:借景镜湖水坐拥燕莎、莱太商业旺地,毗邻第三使馆区,这为星吧路酒吧街提供了客源。而北侧静谧、柔美的镜湖,潋滟的水波更给这条新酒吧街添了几分灵秀之气。临湖小坐,微风习来,桌上烛光摇曳,眼前明湖如镜,远方更有灯光璀璨,烟树迷离,都市里平添桃源梦境。

  “撞星”在星吧路是很平常的事情:郑钧开了“锦衣玉食”,不远处还有任泉的“蜀地传说”,“新豪运吧”经常有摇滚演出,怎么说,“星吧路”的名字起得也不是无缘无故。

  酒吧街东面“比力必利”是北京惟一一家非洲餐吧,如果留意,会听到正有狂放的黑人乐队在演唱《卡萨布兰卡》。

  以前在望京地区虽说也有几家酒吧,但零零散散终究难成气候。但随着元大都酒吧街的出现,北三环以北的人们再也不用抱怨晚上没地方可去了。小月河蜿蜒而过,将酒吧街分成了东街和西街,站在拱形桥上,两岸的风情尽收眼底:北岸酒吧连绵不断,风格各异,又略带田园风情;南岸则是一片“小桥流水人家”。

  “獒吧”是藏獒豢养者的聚集地,名人坊是名人开设也是名人“出没”的店……总之,元大都酒吧街的主题鲜明得坦白,又有空间宽敞的优势,喜欢美食的人来这儿会很知足,不信,“粉墨登场”门前放了一桌子粗粮,品尝美味能在“忆苦思甜”找到感觉。遗憾的是沟里的水味道不好,不良气味徐徐飘来,有些煞风景。

  但后海星星点点起来的酒吧还是越来越火,蔓延到了前海,来逛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人说,什刹海真正动人的是“细节”。市井的喜气与飘香的红酒相安无事,古老的院落与时尚的潮流各得其所,的确是一种“北京特色”。

  来什刹海的吧客讲究的是个闹中取静。来这里喝酒是假,换心情才是真,所以不少酒吧装潢颇为讲究,“帅府”寻常院落中有金戈铁马之气;“佛吧”的方寸之地却别有宗教韵味;前海“小王府”更有个性,“我们是给那些拿银子来找感觉的人开的。你再有钱,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我们也不伺候”。什刹海酒吧街最动人之处,还在可以观景:站在“银锭桥”上,听船上二胡悠悠,最是销魂滋味;更有水上蜡灯,伊人倩影,令人心醉。

  星吧路:借景镜湖水坐拥燕莎、莱太商业旺地,毗邻第三使馆区,这为星吧路酒吧街提供了客源。而北侧静谧、柔美的镜湖,潋滟的水波更给这条新酒吧街添了几分灵秀之气。临湖小坐,微风习来,桌上烛光摇曳,眼前明湖如镜,远方更有灯光璀璨,烟树迷离,都市里平添桃源梦境。

  “撞星”在星吧路是很平常的事情:郑钧开了“锦衣玉食”,不远处还有任泉的“蜀地传说”,“新豪运吧”经常有摇滚演出,怎么说,“星吧路”的名字起得也不是无缘无故。

  酒吧街东面“比力必利”是北京惟一一家非洲餐吧,如果留意,会听到正有狂放的黑人乐队在演唱《卡萨布兰卡》。

  以前在望京地区虽说也有几家酒吧,但零零散散终究难成气候。但随着元大都酒吧街的出现,北三环以北的人们再也不用抱怨晚上没地方可去了。小月河蜿蜒而过,将酒吧街分成了东街和西街,站在拱形桥上,两岸的风情尽收眼底:北岸酒吧连绵不断,风格各异,又略带田园风情;南岸则是一片“小桥流水人家”。

  “獒吧”是藏獒豢养者的聚集地,名人坊是名人开设也是名人“出没”的店……总之,元大都酒吧街的主题鲜明得坦白,又有空间宽敞的优势,喜欢美食的人来这儿会很知足,不信,“粉墨登场”门前放了一桌子粗粮,品尝美味能在“忆苦思甜”找到感觉。遗憾的是沟里的水味道不好,不良气味徐徐飘来,有些煞风景。

  四环以外大山子附近的大山子艺术区闻名遐迩,可这里的酒吧人们也许很少留意:八十座法餐厅、江湖会馆、微波释、Atcofe等酒吧,于不知不觉中聚成一起,成了气候,咖啡和酒香在阔大的包豪斯式建筑中洋洋洒洒地飘出……

  虽然这里一直为拆迁传闻所困扰,但据最近了解到的消息,拆迁的范围还威胁不到这些美味的存在,几年之内,喜欢艺术又好美食的人,相信不会放过这个地方。

  一向被称为“第三酒吧街”的朝阳公园酒吧街昔日繁华已换成“门前冷落鞍马稀”了,自从“滚石”撤出,这里的酒吧就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关门,如今只剩下“漂亮姑娘”、“风动心动”等不多的几家。但据说,赚钱的也只有大院门口处的“快乐站”和“拉其诺”。

  明年秋天,朝阳公园酒吧街将要拆除,但在公园的北面,一个名为“蓝色港湾”的工程即将启动,据说这里可以成为新的酒吧街。ROLLING、“金树街”和香山:前景待时日虽然口号已喊得满天山响,但除了美好的憧憬和一纸方案以外,到目前为止,ROLLING酒吧街、“金树街”酒吧街还只是几排空房子,具体的人气指数测评还是将来的事情。香山这个美丽的地方吸引了一些店,至于前景如何,还需假以时日,到潜力发挥出一部分后才能看出来。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