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HOW GQ R U ?这个问题终于问到三里屯去了
 

  是这样的,上周五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HOW GQ R U这个战略级男士街拍社区产品的核心运营成员(你觉得核心的人会周五被派到三里屯么)去到屯里的南区和北区进行随机街拍。时间太赶没来得及办拍摄许可证,所以说我们流窜偷拍也是无法反驳的。然后我们三个老爷们一起度过了曼妙奇幻的四小时...

  摄影师应该已经准时坐等在了南区某咖啡厅二楼户外。为了抽烟,我一年四季约人应该都想在户外吧,而且禁烟新政一出,烟枪们之前残存的那点小确幸都没了。我和另外一位共同把控街拍水准的同事有些迟到。把车停在了三里屯地区最好的路边车位,毕竟这种能报销停车费的机会不多。然后我们来到了二楼,见到了瘦削苍劲的摄影师,握手寒暄之后对烟成三人。几个人边抽边走还不时把弄着手里的打火机,有种湾仔一向我大晒我玩晒的古惑仔感觉,街拍的工作瞬间燃起来了。

  毕竟还是上班族多,所以这个点也并没有很多人。而我们几个核心成员也从南区那个咖啡馆无力地移步到北区的同品牌咖啡馆。刚好几个蛇精脸黯然离开,我们顺利在户外的空位子稳坐下来,准备守桌待兔。此处需要澄清一下,我们并不是消极怠工OK?而是南区拿单反的摄影大爷比路人都多真是*了狗了,已然沦陷。北区的一层又有保安看着,不允许没有许可证的人随便拿单反拍素昧平生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所以,我们只能在下沉广场喝一个带薪下午茶。其实也挺痛苦的,三个完全不在一个平行世界的男人唯一的话题就是北京的摇号政策,为了分析这个政策,我们从亚投行成员国聊到了编辑部内小谁谁,可能聊了一个钟的时间吧。

  很巧的是他来就是和一位GQ的同事下午茶的,可惜我也不认识。(我们是个很大的Team,但像我们能进入核心团队的还是不多。)

  Roy 一身Thom Browne,对品牌这么忠诚的男人也是不多了,爱情如是。

  我们坐的屁股有点麻了,北区下沉广场的光线也不好了。所以准备杀回南区寻找让我们心水的LOOK侠们。

  ASLAN 是遇到的第一位外国友人,我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后,他同意了拍摄。一身平民品牌,但是公文包和小毡帽就都很到位那种。欧美小哥全程皱眉表情,搞的我们全程做sorry无辜摊手状。

  以上,两位年轻人一起出现。虽然潮牌为主,但风格不知道比那些花里胡哨炸裂的烂大街造型高到哪里去了!并且,年轻真好。

  罗伟西,被我们从他的一众朋友们中拽了出来,你们今年对THOM BROWNE好一点,预计会火。

  Amine 看到鞋带和Tee的配搭了么,学着点吧。直男穿衣用点小心思真的不会死。

  天色将晚,我们竟然又遇到了几位应该是常年游走在三里屯,等着被各种单反拍的“低飞小蜜蜂(LOW BEE)”吧,几位哥们从四点到七点一直在南区喷泉周围折返走,应该不是为了在运动手环的朋友圈拿第一吧?我们和他们无数次的眼光交错,从眼神中,我读到了他们想说的应该是:“你们几个是不是瞎?我们特么腿都走断了还不赶紧过来拍我拍我!”而我们的态度是:“不好意思,我们是GQ,地球上的街拍男人都死光了我们烧了照相机也不会给你们留下一张影像的。”

  这位男士开始是拒绝的。但还是在女友的怂恿下同意了拍摄,女友当时的内心应该是:“老娘把你打扮的这么好看就是让你来争光的,不拍今天有你好看!”

  应该是模特儿,连白Tee都是David Gandy for Autograph的,他还说要不要去店里拿一件西装再回来拍效果会更好。我们听了当时特别感动,甚至看到了摄影师眼睛里有一些亮晶晶的东西。

  哥们儿说衣服都是韩国买的,不记得什么牌子了。挺好的,很有趣的一位LOOK侠。

  拍摄结束。我们也拍完猢狲散了,各自开始了周五晚上的私生活,HOW GQ R U这样的外拍活动还会有的,只是我们先祭出了三里屯而已。下次在路上遇到有人突然问你HOW GQ R U ?的时候,既不要回答Im fine thank you,也不要着急动手或报警。而是要给我们一个大大的围笑汗勇抱。好了,下个square,不见不散。


活动五-香格里拉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香格里拉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香格里拉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香格里拉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香格里拉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