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北京“脏街”被拆 冯唐讲述三里屯“前世”
 

  核心提示:作家冯唐和模特李艾做客锵锵,与文涛一起回忆三里屯的“前世今生”。 凤凰卫视5月29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90年代混迹于三里屯 认识了俞飞鸿 窦文涛

  核心提示:作家冯唐和模特李艾做客锵锵,与文涛一起回忆三里屯的“前世今生”。

  窦文涛:要不是我拉低你们一点,唐哥真是,你每次来我都得特别费劲,我得帮你找大美女,才能配得上你对吧。

  窦文涛:对吧,所以冯唐老兄今天来我是想请他聊聊三里屯的前世,咱们可以再录两集,第一集叫前世,第二集叫今生对吧,主要是因为最近出事了,我估计你也是在那儿混过的人,会有一些感触,就是李艾你听说也是对三里屯这条街特熟是吧。

  李艾:应该也,广州也没那么多非洲人,也没那么多黑人兄弟。因为我来北京之后,其实三里屯那边已经是有点就已经有点现在的样子了。

  窦文涛:其实咱们仨还真是代表三里屯的三个阶段,就咱们仨出没在三里屯,时间刚好,我那天看你写一篇文章,你是在三里屯这块呆了......

  窦文涛:84到90,你看你走了我就来了,我就是90年的时候因为在北京拍一个什么肥皂剧什么的,然后我就开始混聚于三里屯90到九几年就这几年。

  窦文涛:飞鸿你还别说,我跟飞鸿老师还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所以我就觉得我对这个飞鸿老师很佩服,就是当时我记得在一个就是酒吧里,就是在我的那个在三里屯。

  窦文涛:没有没有,在玩的那个阶段其实三里屯有一些酒吧就是他们文艺界人士喜欢在那个地方,没有什么外来的游客,还根本没有。

  李艾:酒吧街好像已经是游客才去的地儿了,我那时候听北京的朋友是这么说的,所以好像00年前后北京人本身就已经不去酒吧街那块儿了。

  冯唐:九几年的时候我还真是按你说的见过在那些文人聚会的时候在酒吧街见过飞鸿,但是你不在场。

  窦文涛:行,别互相拆台,别互相拆台。咱们现在就看看就是咱们曾经盘桓过的地方,今天变成了什么样子,你可以看看。

  窦文涛:这就现在说的就是北京要整顿了嘛,这种什么破墙开洞的这种拆除很有争议,很有争议。你有看法吗?

  冯唐:我觉得是这样,中国这种事也挺难办的,你说不管吧有些人就会过分,然后你管呢就会管的毫无生气,一直是这样的,就是从西汉到现在好像就没怎么变过。所以三里屯也一样,你说原来我在那边上中学的时候有些同学住在那一块儿,晚上一直唱到三点四点他们就总认为自己不学习是因为这帮人太吵了,自己变成流氓是因为这些人太坏了,但是转回来说呢你说如果把这些都拆了,你自己再建一个新街一定不是自然生长出来的东西,一定没那时候好玩,那时候你就一家店一家店走过来,一天可能喝七八杯啤酒五六瓶,你会觉得生活好丰富,但现在长的都一样了,比如窦文涛窦文涛窦文涛,你到第三个你怎么整天都遇上窦文涛你就很烦了。

  李艾:而且那样子的街会不会更有人情味一点点,就是因为你时间长了,如果他老板一直不换,那个店面依然是那样子,那么多年过去你看见他你就会心里有一种我过去的岁月,我年轻时候的感觉,如果进去以后发现老板的儿子现在在那儿当老板了。那种情感的流动会,就我感觉是很多老北京,就我身边很多北京人他对脏街的这种回忆可能很多时候......或者是这种老街不一定是脏街。

  窦文涛:你可以看看他们这几天集体的哀鸣,就是说因为拆了嘛,你看什么不爱回家的孩子都知道,这是当年他们在这儿都有过一些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是吧,什么你看。

  窦文涛:陷入回忆模式,小小老店大鸡排,24小时的小卖部,其实我对这些都很陌生了,就是我已经离开三里屯很久了,深夜什么什么的,你再看被拆走的不是脏街,而是小时候印象中很多外国人的灯红酒绿,是刚出高中偷偷混夜场的忐忑,是无数个奇迹的夜晚,是街角遇到陌生人的兴奋,喝多了之后的经历和傻事都是最真实的历历在目。成长可能就是要学会说再见,这像是冯唐的文笔,看看。

  窦文涛:我还听说三里屯脏街就是我还真的是很多年没去,我纯粹是看资料,我说你们都堕落成这样了,就是这些人的回忆就是说什么酒、肉、性就是在这个里边都能找得到。

  窦文涛:我不知道,我就看这个资料,说酒、肉、性都能找得到,然后就是说描写的那个我觉得那是中国吗,说有些酒吧他们说有些人的回忆就是什么一手推着厕所门,厕所门都插不上,一手摸着姑娘的胸,上下其手。说厕所都不干净,屎尿横流,我说他塑造的是一个什么地方。

  窦文涛:然后就是说永远什么调出一杯什么样的酒给一个老外,然后说在有个酒吧里,有个西班牙小哥们每天带一个不同的中国妞儿,北京妞儿就是等等,竟有这样一些回忆,所以说我觉得咱们可以从头捋起,先捋捋冯唐这一条,你是中学就在三里屯。

  冯唐:我是84年初中去的八十中,八十中就在白家庄当时中纺街那一块儿,其实离现在所谓的三里屯北京南街特别是南街就差了四五百米,那时候那边八几年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基本上现在那些酒吧什么仓库我不知道这些东西现在还有没有,都是汽配一条街,就是摆一个车,不知道偷的或者怎么着哪来的,给它拆了弄成配件,你比如说你有一个夏利缺个东西给你怼补上,就干这个事,后来。

  冯唐:最开始跟夜生活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的记忆,然后最多有点小卖部,小卖部卖个北京黑牌白牌就那种啤酒,就是叫北京啤酒。

  冯唐:好像还有奥雷啤酒,所谓的夜生活呢怎么起的呢,因为那边靠近就三里屯这块靠近第二使馆区,第一使馆区呢就是永安里那块就现在秀水那一块儿,没什么空地,也没有什么闲杂居民楼,就是你想生长出你这个所谓你说脏街也好,酒吧也好也都没地儿。但是,第二使馆区就现在三里屯北街这个位置,有些原来的居民楼这些有些原来纺织部,有些外交部的一些居民楼,居民楼下边多多少少有一点行人道什么之类可以私盖烂建一些东西,然后才慢慢开始有一点说外国人跟我们那时候生活习惯不一样,说晚上想出来喝杯东西,哪怕在家也可以喝杯东西,但他就想出去喝杯东西,哪怕坐在马路牙子上喝杯东西,慢慢就开始有满足他们的需要的一些服务,中国人一看喝杯东西在北京这沙尘暴里好像也挺有意思的,出来反正也没见过火星就出来看一眼,也开始中国人开始喝,就是那样慢慢开始在周围我记得最早就三里屯那著名堵的那个十字路口,有一个大啤酒大栅小卖部那一块,周围靠北一点就三里屯village前后东边西边有那么四五家出来,然后一点点开始发展,就像一个很自然生长的有可能你觉得不太好看,但是有它自己的逻辑开始几边在长,那是最早的最早的记忆。

  李艾:他知道,我真的是没交过外国男朋友,他们说只要交过外国男朋友的女孩会对那边会更加的有感情和熟悉一些,因为外国男朋友会带你去那边,因为那一块儿就是老外聚集,一开始都是老外聚集比较多,后来也是老外聚集比较多的地儿,因为使馆区在附近嘛,所以带着女朋友去那边,他们外国人之间在中国的外国人之间聚会,还带着中国女朋友到那边去比较多一点。

  窦文涛:对,那个时候这种就是在我们这些嫉妒的中国男人嘴里也就说不出好话来了,管这个就叫扛洋枪的,《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活动五-香格里拉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香格里拉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香格里拉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香格里拉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香格里拉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