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中国程序员在德国:海外版抖音火爆IT 人才稀缺
 

  【CSDN 编者按】很多人都很向往德国产品,德国制造也往往象征着工匠精神、和对品质的极度追求。过去这些年,以奔驰、宝马、西门子为主的德国制造品牌,成为了很多国人的心头好。

  生活在德国斯图加特的CSDN特邀作者李辉,历时近一月写的这篇深度好文,一定可以为你的问题画上句号。

  1984年8月2日: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Werner Zorn教授收到了一封由美国计算机科学网发出的邮件,这是德国接收到的第一封电子邮件,意味着德国成为了世界上第四个接入因特网的国家。

  1989年初:德国通过一条连接阿姆斯特丹的宽带为2.4 KB的专线,成功架设了德国第一条线年:德国连接纽约的因特网宽带已达192 KB,德国互联网商业化进程开启。

  1994年4月20日:中国通过一条宽带为64 KB的国际专线,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成为国际互联网大家庭中的第77个成员,中国互联网时代从此开启。

  直到90年代末,德国在网络基建上和互联网商业化上是领先于中国的,中国貌似输在了起跑线上。

  1999年:中国第一个B2C电子商务网8848开始运营,阿里巴巴集团、盛大网络成立。

  1997至千禧年短短几年内,未来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开始N足鼎立。差不多同一时间内,德国发生了什么?

  1997:德国连锁店Tchibo集团开始制定在线:德国开始在线:德国超市连锁Otto开启在线商务

  看起来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件,而且至今为止,德国境内没有诞生类似Facebook、Amazon、Twitter、Youtube那样有很强互联网基因的名号响当当的平台,你估计很难立刻说出一个德国有名的互联网企业。同时间,中国境内却诞生了无数本土互联网巨头。

  德国人口近8300万,超过90%的人使用互联网。有6330万人从14岁起就开始使用网络。日均网络使用时长为2.5小时。14-29岁用户每天耗在网络长达4.5小时,30-49岁用户也不闲着,每天3小时。

  PS:华为是欧洲很多家电信公司的供应商,德国电信大量依赖华为的4G设备。得益于华为在地铁隧道里的基站建设,德国人已从十年前的“地铁里人人一本书”,进化到“地铁里人人手机低头族”。

  总结:德国人很爱社交媒体,离开活不下去。本土社交媒体平台只有一个针对职场的Xing,几乎全军覆没。

  82%的德国网民在线名的在线年数据,营业额排名第一的美企Amazon,以88亿欧元秒杀排在它之后的9个德国本土网店营业额总和。

  至于电子支付,德国人是强硬的顽固派。至2014年,还有二分之一的德国人网购使用账单形式支付,剩下39.9%的人爱用银行转账支付,9%使用Paypal。德国本土没有出现类似于支付宝这种在网店和实体店以及公共服务支付中广泛使用的电子支付渠道。至2017年,情况稍有好转,但Paypal的占有率仅仅约20%,大部分人还是倾向传统支付方式:账单、转账、信用卡、面付。

  目前德国银行业正在联合推广Paydirekt移动电子支付,未来会不会像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那样通过App支付,并且融入生活各个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笔者注意到在超市,用Payback Pay的年轻人越来越多,Payback是德国使用较广的购物积分返现平台,最近推出了充值账户支付服务,用户刷一下手机二维码,就能在用账户余额支付的同时积分。

  按照中国电子商务发展经验,电子支付是电子商务的基础,没有支付宝也没有现在的淘宝和阿里巴巴。没有完善的电子支付,德国的本土电子商务未来势必长期停步不前。

  总结:德国人很爱网店,剁手不能停,但不喜欢电子支付。本土电子商务望Amazon兴叹,欲哭无泪。

  70%以上网民看Youtube,看Youtube已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60%的网民每周至少看一次在线视频。

  德国游戏市场营业额近33.5亿欧元(2017年)。德国游戏玩家3400万,其中2800万每月玩游戏。28%的玩家年龄50岁以上,也是最大比例。48%玩家的玩家拥有大学及以上学历。

  据一位在德国游戏公司市场运营管理的朋友透露:德国畅销的游戏基本来自美国的,要么产自北欧。德国仅存的游戏公司,基本都是美国或者法国、或者其他国家的游戏公司在德国的买办。

  总结:德国人很爱在线游戏,而且高素质玩家很多。本土游戏产业发展前景堪忧。

  德国劳动力价格非常贵,法定每小时最低工资是9.35欧元,这部分送餐的人工费用终究要转到消费者的头上,而且很大可能会出现送餐人工费高于订的食物本身的价格。总结:德国人也爱订外卖,但平台呵呵哒。不过话说德国有好吃的吗,值得我多花一倍钱订吗?

  2016年6月,德国法兰克福高等法院,再次判决,禁止Uber在德国提供服务:

  不过Uber的麻烦不止如此,它的竞争对手,欧洲打车应用Taxify获得了来自戴姆勒和滴滴的超过1.75亿美元投资,开始在欧洲26个国家以及非洲布局,蚕食Uber的份额。

  德国的网络覆盖率以及网民比率都是挺高的,但在以上几个大的产业链内,除了立足于德国职业社交的Xing,稍有名气的服装类电商Zalando, 以及受到本土汽车行业强力支持的共享车平台之外,德国互联网企业可以说是乏善可陈。

  他们第一次下手的对象是ebay,在德国复制了Alando这个与ebay一模一样的电商品牌,然后在成立一百天后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ebay。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先后抄袭Amazon、Paypal、Uber、婚恋交友eHarmony、Facebook、图片分享Pinterest、移动支付Square、Airbnb、Groupon……

  Zalando创业初期,得到了Rocket Internet孵化器的支持,并且山寨了美国在线鞋店Zappos,公司所采用的商业模式:免费送货&退换,网站设计甚至公司名称首字母都来自Zappos。不过Zalando创始人不太在意,而且运营超越了山寨的层次,不仅在服饰类超越了巨头Amazon,也让德国传统零售商H&M和Otto倍感压力。

  一位朋友在德国一家械制造公司工作,该公司在中国开展B2B业务且近年呈增长趋势。某天公司请来了一位所谓的懂中国市场的企业咨询师,给员工分析微信为什么成功,以及如何用微信运营中国市场。

  下图来自德国某互联网会议,德国人做的关于中国在线视频产业的报告。图中正在介绍Bilibili的弹幕。

  为什么德国公司在数字化创新中失败了?!德国已经被甩到了数字化暗黑森林的边缘。我们发明了汽车,我们有最好的工程师,最有价值品牌前100名我们占了11个,我们是欧洲经济的发动机,但我们错过了数字化创新这波浪潮。

  而且所有人都在否认这个现状。德国制造还在代表质量,但为什么汽车行业大的创新来自美国和中国,为什么德国没有世界领先的电子产品,为什么全球访问量前100网站没有一个来自德国?为什么我们在全球创新排名中只占第九?

  这是因为德国严格的数据保护法,公司必须首先确认数据匿名化,并且按相关规定存储。这些规定让公司恐惧云数据平台,不得不继续用这些老旧的软件。

  德国政府方面看到了数字化、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对全球工业格局的剧烈冲击,感受到了德国在互联网、平台经济、人工智能等产业领域存在的问题,因而在政治、经济等宏观层面进行了深刻反思,提出通过国家适度干预重点工业领域,打造德国或欧洲的龙头企业,继续保持德国工业在欧洲乃至全球的竞争力。

  德国具有很强的高精尖工业制造能力,但在互联网信息数字化领域掉了队;中国目前在互联网创新领域风头正盛,但是在高精尖工业领域,特别是工业自动化集成这块还需时日追赶。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