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印度挥刀抖音不抖
 

  4月初的时候,印度泰米尔纳德邦高等法院发布临时命令,提出要禁止下载TikTok 、禁止TikTok 视频在电视播出。

  求生欲很强的TikTok随后在印度媒体上宣布:自2018 年7 月以来,TikTok 已在平台上删除了超过600 万条触犯社区守则的视频,同时TikTok 也为新用户注册设置了年龄门槛,只允许13 岁以上的人士注册账号、发布内容。

  不那么乐观的是,泰米尔纳德邦最终还是拒绝了字节跳动暂停TikTok禁令的请求,Google Paly和App Store相继将TikTok在印度市场下架。字节跳动在海外最大市场的扩张,被迫停止了前进的步伐。

  2018年10月,一名24岁的印度男子卧轨自杀,原因在于遭受了太多的网络暴力。事情的导火索正是TikTok,这名男子上传了一段身着女性服装的视频,然后被许多围观者辱骂,甚至不少人称他为“太监”。

  《新印度快报》也曾在2018年底的一篇报道中指出:“一名求助热线月接到了来自泰米尔纳德邦的36 个求助电话,均涉及与TikTok 有关的欺凌、骚扰和成瘾的症状。”

  种种案例引起了泰米尔纳德邦立法者的注意,一场网络霸凌事件,最终酝酿了TikTok在印度市场被封禁的风波。

  类似的事件在中国市场却可能是另一幅景象,比如在抖音上一夜爆红的温婉,凭借一段地下车库尬舞的小视频,迅速在抖音上收获了1200多万粉丝,之后又迅速被扒出整容、堕胎、酒吧蹦迪等一系列黑料,不乏谩骂者和诋毁的声音。

  TikTok在印度被封杀的根源在于,上面一些和色情相关的内容可能会教坏孩子们。如同印度经济游说团体Swadeshi Jagran Manch所呼吁的:“这些应用以分享儿童资料、并且是儿童色情内容和潜在的反民族活动的开放场所而闻名”。

  国内则是另一种态度,家长们可能为孩子沉迷抖音担忧,却没人计较17岁的女生为何不去好好读书,而是凭一段摇头晃脑的视频爆红;没人反思青春年华的00后,为何要直播晒肚子、晒孩子;也没人思考佳妮吃糖还没吃完,怎么又风靡起了炫富摔……如同《西游记》里的魑魅魍魉,凑成了一幅光怪陆离的景象。

  不管是印度、印尼还是孟加拉国,对TikTok的指控往往是“糟蹋文化,鼓励色情内容”。

  或许可以理解为文化差异,抑或是当地社会的保守,可频频被戴上“文化堕落”的高帽子,却是一个值得反思的警示。

  毕竟中国网民在面对同样的情形时,思考出的答案是抖音的发达三部曲:够奇葩—走红—赚钱。在这样功利性的激励下,拼死也要拍出吸引眼球的视频,这样的情绪和发财梦在社会中迅速传播。

  一群穿着时尚年轻人在贵阳把车挡在了马路中间,只为了拍出一段好玩的视频,导致交通被严重阻碍;

  广州的一名男子和朋友在火锅店吃宵夜,一时兴起想拍短视频,直接把火锅热汤往隔壁桌的人泼过去,导致别人二度烫伤;

  重庆成渝铁路大渡口区段,一个小伙子爬上火车顶拍视频,在拍第二段的时候触碰高压线被重度烧伤,几乎丧命……

  由于生产力的不断上升,世界上的一大部分人口将不用也无法积极参与产品和服务的生产。为了安慰这些“被遗弃”的人,他们的生活应该被大量的娱乐活动填满,转移其注意力和不满情绪,避免少数既得利益者和大多数底层人士的冲突。

  “奶头乐”看似十分阴谋论,好像没什么根据,又确实是存在于生活当中。只要你打开抖音,无需选择和搜寻,一个个活色生香、动感摇曳、搞笑逗趣的视频就被推到了用户眼前,刺激大脑分泌多巴胺获得愉悦感。

  如此反复人们就会把这些狂欢、低俗的景观当成理所应当的东西,完全不会深究“为什么”。长此以往,这类媒介就在动感的音乐里,毁掉了人们深度思考的能力和认知能力,不知不觉就变得只会喊“666”……

  传播学中有个概念叫“拟态世界”,即人们所认识的世界是由媒体所传达的信息构成的。

  在算法推荐的世界里,我们的需求被精准的满足,然后视野和思维逐渐被局限,就像蚕茧里的蚕蛹,最后都活在自己给自己编织的“信息壳”里,根本看不见外面的世界。

  TikTok在印度的境地,以及国内大众的不理解,恰恰验证了这种“拟态世界”。至少印度封杀TikTok的消息传出国内后,业已出现了两种不理性的声音。

  一类是阴谋论的说法。印度封杀TikTok在一定程度上被引导为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尤其是诸多事件的一一关联。

  比如美国监管机构出于国家安全考虑,阻止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后,许多印度人质疑为什么蚂蚁金服可以获准持有印度数字支付集团Paytm 40%的股份。

  再比如印度最大新闻应用Dailyhunt,因为被字节跳动持有一定股权,引发了印度人民对假新闻可能被植入的担忧。

  TikTok可以说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最成功的国际化产品,在iOS 和Android 的下载量已经突破10亿,其中在2018年就有6.63 亿,远超Instagram的4.44 亿。而印度市场又是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场,贡献了25%的下载量。在这样庞大体量的市场猛然被封杀,大有“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既视感。

  一类是公关式的解释。抖音在国内的高歌猛进也曾遭受质疑,早孕网红事件、侮辱先烈的广告等等,均被一一化解。

  TikTok在印度的困境,也出现了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缺少海外救火能力的质疑。或许并不应该低估字节跳动的公关技巧,TikTok在印尼因为“坟头蹦迪”事件被封杀后,不久后即重新恢复了服务;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质疑违反美国儿童网络隐私保护政策后,也只是对Tiktok重罚了570万美元。

  即便是在印度,字节跳动在TikTok被禁后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对印度的司法系统有信心,我们对最终结果持乐观态度,该结果将受到印度逾1.2亿月活跃用户的好评。”同时一名熟悉此案的律师表示,字节跳动将于下周在最高法院继续反对这一禁令。

  不管舆论如何解释,TikTok在印度被封杀,终究不是一个好消息,更坏的地方可能是字节跳动的商业化。

  短短七个月之后,TikTok就交出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海外用户月活超过5亿,陡然超越抖音在国内3亿的月活。

  而在印度下达“封杀令”之前,TikTok这台吸粉神器在海外市场风头正劲,2019年第一季度在印度约有8860万新增用户,抖音和TikTok联合新增用户量高达1.88亿,相较于2018年增长了70%。

  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2018年字节跳动为TikTok的海外扩张投入重金,也因此亏损12亿美元。TikTok走向海外的路,也是一条往海里撒钞票的路。

  即便在TikTok势头最强劲的印度市场,字节跳动在印度电视和网络广告上投入了上千万美元,尽管TikTok在印度市场表现不错,却并未通过广告盈利,主要营收在于应用内购,即用户可以购买Emoji表情和虚拟礼物。

  而在Snapchat、Twitter、Instagram等强敌环伺的美国市场,没有母公司字节跳动在流量上的庇荫,TikTok的获客成本一直居高不下,仅2018年就为Google支付了多达3亿美元的广告费用,30天用户的留存率只有10%。

  TikTok在印度市场被禁,无异于投向字节跳动商业化的一枚核弹,可能会就此失去印度这个“淘金地”,也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在全球范围内掀起对字节跳动的“讨伐”,要知道印度、孟加拉国等已经举起了“文化堕落”的大棒。

  究其根本,字节跳动还需要从其商业模式上找原因,以占领用户时间为盈利方式的游戏,可能已经无法继续。抖音在国内的使用时长增长率断崖式下滑后,张一鸣不得不表现出进军海外市场的野心,然而并未汲取在国内市场的教训,忽视道德和法律的“唯流量论”,正在海外制造更为严重的舆论漩涡。

  建立在流沙上的大厦,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动其根基。TikTok在印度被封禁还不是最坏的结果,字节跳动应该思考的是,如何扭转自身的价值观和底线思维,以免继续犯错,失去“游戏资格”。

  奇思客成立于2012年初,是一家立足中国、放眼世界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专注为中国乃至全球企业提供国际化整体解决方案。[详情]

  荒草地股权VC基于企业管理咨询行业与金融创投行业行业互补产生的机构,依托创始人在创投圈、资本圈雄厚的人脉资源,背靠投资总监俱乐部,为解决企业发展中遇到关于股东股权问题及股权纠纷难题进行定制化服务。[详情]

  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PebblePost”获1500万美元B轮融资

  PebblePost是一家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为客户(品牌及广告商)在24小时内将网络促销活动灵活转化为个性化直达邮件。[详情]

  LeoLabs是一家隶属于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院的科技初创企业,专门研究近地轨道中的漂浮物和碎片,检测并努力避免各种潜在碰撞。[详情]

  LocusLabs是一个室内地图和定位平台,利用室内路线视图技术,为场馆、大型企业和品牌提供一个室内数字定位平台,用于共享并管理其物理空间。[详情]

  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企业“WorkJam”获1200万美元B轮融资

  WorkJam是一家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的公司,填补小时工与企业沟通途径空缺,采取以移动为中心的方法,将企业战略与那些在前线具体执行这些战略的员工实现更好地整合和协调,实现工作场所的数字化管理和运营。[详情]

  多啦衣梦是一个定位于大众年轻女性群体,以“订阅式租赁”方式解决女性服装多样性需求的平台。[详情]

  安行是一家共享单车服务品牌,打造城市绿色共享出行的服务平台,具有扫码租车、站点车辆信息查询、个人骑行记录查询、个人碳积分查询和个人碳交易等丰富功能。[详情]

  31会议,中国领先的会议活动平台,一站式连接主办方、参会者、供应商。[详情]

  楼盘网是一家房地产综合门户及营销平台,提供新房、房源、优惠楼盘、新闻、二手房、租房、论坛等服务。[详情]

  百拜单车的前身是美骑单车,作为共享单车平台领域新进宠儿,百拜单车的主打颜色是绿色,主要面向二至四线城市的用户提供服务。[详情]

  ofo创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家共享单车公司,首创无桩共享单车出行模式,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详情]

  奖金网(原大奖网)由深圳市华度玉录科技有限公司企业成立于2015年,主要为用户免费提供在线彩市新闻、体育热点、赛事资讯等服务。[详情]

  泰笛科技成立于2012年底,是全球首家在线洗衣品牌,业务包括洗涤、鲜花订阅和绿植租赁,拥有超过400万付费家庭用户,服务覆盖全国超过11个城市。[详情]

  Workfit是一家提供会议语音助手服务的初创公司,通过会议搜索、会议记录以及画出会议重点、推进会议事项等来帮助人们更高效的开会。[详情]

  StayAbode是一个印度公寓租赁服务平台,利用技术、设计、服务以及品牌为房地产市场提供联合居住空间,目前在班加罗尔提供超过180个床位覆盖4所物业。[详情]

  Diamanti是一家超融合基础设施初创公司,主要为企业数据中心提供硬件及软件支持服务,推广应用程序容器技术。[详情]

  Uponit是一家服务于高端内容发行商的广告恢复平台初创公司,帮企业恢复被屏蔽的广告资源,旨在保护内容发行商的线上广告业务,避免给广告商带来损失。[详情]

  uShip是一个定位于个人和企业的在线运输及货运交易平台,提供便捷的运输和物流的搜索及预订服务,致力于让全球的任何货物能够自由流通。[详情]

  鲸仓科技成立于2014年5月,隶属于深圳市鲸仓科技有限公司。凭借专利的仓库自动化技术,致力于帮助广大电商和零售企业免费将仓库升级为自动化仓库,提供仓库业务代运营服务。[详情]

  GYENNO One是一个智能腕带品牌和可穿戴设备,支持身体活动监测、无线充电、来电提醒等,提供基于康复机器人的精准医疗服务。[详情]

  职行力是一款人力资源运营的移动APP,专注于从培训管理切入,通过一套激励运营方案,例如微课大赛、新产品FAB(说服性演讲)征集大赛等,让员工自己贡献培训内容UGC。[详情]

  车发发是一个O2O汽车保养平台,服务于中高端车主,提供保养、钣喷、美容等标准化服务。[详情]

  原谷生鲜2014年于南京起航,通过多媒体自助终端、互联网、无线网络及生鲜直投保鲜柜,为居民搭建惠民平价、便捷购买、优质保鲜的服务体系。[详情]

  我爱我家成立于1998年,旗下拥有“我爱我家”、“伟业顾问”、“汇金行”以及“相寓”等多个在行业内知名的专业业务品牌,是我国知名的房地产综合服务企业。[详情]

  Fossa是一个致力于解决程序员使用开源代码不合规的问题的公司,致力于帮助企业更好地实现开源代码合规化,并且自动追踪开源代码的授权许可协议。[详情]

  SoFi是一个在线金融借贷平台,从学生贷款起步,随后将市场拓展到房屋贷款、汽车贷款、消费贷款等领域。[详情]

  Layer 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面向开发者的云通讯服务平台,致力于打造“面向互联网的开放通讯层”,其技术可帮助开发者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能将文本通讯、语音、视频等功能嵌入他们的应用当中。[详情]


活动五-香格里拉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香格里拉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香格里拉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香格里拉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香格里拉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