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培训班黑幕知多少 你花几万元找的名师可能为假
 

  为了上培训班,有家长辞职了;为了上培训班,有家庭还需要老人来补贴……3月9日,本报刊发疯狂培训班的调查后,引起很多人共鸣,不少读者打进电话和我们分享他们的“秘密”,其中包括一位曾经在培训机构工作的读者,她矛头直指当下最疯狂的学科培训。昂贵的培训班是否真的是一分钱一分货,里面又有什么内幕呢?

  林女士是第一个与我们分享她故事的读者。在刚刚过去的三八妇女节当天,林女士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辞职。在辞职报告中,她附上一个简单的辞职原因:家有小女需照顾。

  林女士是一位白领,工作中经常要处理一些突发状况,偶尔也会加个小班。“原本女儿是外婆带着的,后来外婆说想给自己放假,于是孩子就完全交给我们来带了。”林女士说。在此之前,她给女儿报了四个培训班,其中英语还是一周上两次,上课时间基本放在放学后。“两周后,我发现这实在太累了,早上送完孩子后我就去上班,下午还没有下班我又匆匆去接孩子,然后随便吃一点,再送孩子去各种培训班。”她由衷地感叹,原来陪孩子上培训班这么麻烦。

  女儿爸爸呢?“其实他也不轻松,他每天下班到家已经18:30了,还要烧饭给我们吃,因为我不会做饭。”林女士解释说,因为提前下班,她晚上就不得不加班搞定白天没有做完的事情。

  之后,家人就开始让她辞职带娃。“我自己也蛮累的,但仔细想想也不甘心,思考的过程真的很痛苦。”林女士说,深思熟虑几个月后,在工作和可爱的女儿两者之间,她最终选择了后者,“其实很舍不得工作,也舍不得同事。”

  姚女士有个儿子今年读小学五年级。“从幼儿园开始就‘入坑’了。最大的坑就是英语口语培训,刚开始的时候是9000多元一年,后来变成1.5万元一年。”姚女士说,“现在想想真是太贵了,七八年下来,光学英语就花了差不多10万元。”

  “现在除了英语,还有奥数班,也是很大的开销,一节课100多元。其他我们还报了一门乐器,每年也要几千元。”这样一算,姚女士一家几乎一半的收入都花在儿子的培训费上。

  “有时候看着他有些进步,也是蛮开心的。”姚女士说,但一想到自己都奔四了,现在生活却还要公公婆婆的养老金补贴,也实在怪难为情的。

  “平时都不太敢乱花钱,衣服都不敢去大商场买。”面对快要上中学的儿子,姚女士说,现在必须节省一点了,“据说上了初中以后培训费会更贵。”

  昨天,一位神秘读者打进电话“爆料”。这位女士姓陈,原本在一家培训机构当老师。“现在有一点资源的人,都愿意开培训机构,一个是市场有需求,另外一个就是这个行业真的是暴利。”她说,“很多看起来很高大上的培训机构,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高大上的培训机构,开在很好的地段,还有很漂亮的课程顾问,但正是这两样,会大大增加运营成本。有的机构,课程顾问有10来个,深入了解后你会发现,老师却只有四五个。”陈女士说。

  “此外,现在很多培训机构,都会有一个测试,然后根据现有水平对报名学生安排班级。看起来很正规,其实是要打问号的。比方,明明学生的水平已经达到了中等,但因为这个培训机构只开了基础班和培优班,还没有凑够中级班的生源。那么老师就会说,其实去基础班打好基础更重要。一听老师这么说,很多家长也会觉得有道理,马上就把钱交了。”陈女士说,“现在的家长有时候真的很好忽悠,一般做前台咨询管理的,大部分都不是师范类学校毕业的,其实都是门外汉,可能都是销售出身,而他们的孩子却由这些人直接分配了。”

  陈女士还吐槽现在的学生,自我判断力实在很差,对自己学科水平的把握一点也不准。老师好不好,也不知道怎么评判,老师拿个苹果给他吃,他就觉得人家是个好老师了。

  “还有,很多培训机构会有试听课,一般参加的家长和学生都会很满意。但等正式上课了,就换了个老师,可能是试听课老师的徒弟,根本就不值这个价。不过,家长会以为徒弟也是很厉害的。”陈女士说,“为什么?因为培训机构会给任职的老师包装出一个很好的头衔,比如名校生,比如名师、骨干教师、优秀教师。像后面的头衔很多是机构自己内部评选出来的。仔细想想,哪个名师会来培训机构上课呢?那些所谓的名校生,其实是刚刚毕业没几年的学生,甚至可能还在读书,为了这份薪水不错的工作也是很乖的,他们被要求穿正装,装成熟,但其实压根没有多少含金量,大学生兼职可能只要50元一节课,但家长要缴的学费却是200元甚至更高。”

  “这就是赤裸裸的欺骗啊!”前年,因为受不了培训机构这样的“氛围”,陈女士告别了这个干了3年的职业。

  “培训机构经常出现这样的状况,比如招收了某个学科的学生,临近上课了,却发现老师没有了,辞职了、跳槽了或者单干了。那怎么办,好不容易拉到的生源怎么可能解散呢?生源可是培训机构的生命,每个学生都是一笔财富。所以,只能找‘救火队员’,可以想象的是,这些来救场的人水准会有多高呢。”陈女士说,这种情况特别会发生在“一对一”的培训上。临时去报一对一培训的,分配到的老师几乎都是临时来凑数的。

  “比如有的培训机构,根本就没有开某一个学科,但刚好有学生咨询,马上迫不及待地收了学生。那没有老师怎么办?他们第一步想到的是去别家关系不错的培训机构借,或者招聘,实在找不到,就随便拉人了,找一个大学生顶上。如果运气好还不错,能遇到一个研究生,但很有可能没有任何教学经验。所以大家一定要睁大眼睛。”陈女士提醒。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