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智联招聘身陷“简历门”风波:大学生刷单挣外
 

  相信凡是有过求职经历的人,基本都知道智联招聘。这家全国知名的头部人力资源服务商,号称求职者用户数达到1.8亿。但这次,智联招聘陷入了一场“简历门”风波中。

  从1月25日到2月11日,某学校的学生小马和朋友小郑通过各种关系,“造”了11400单简历,在“智联招聘”的APP注册投递给多个企业。按照之前上家的约定,每投递一份简历,他们可以得到4元,这在“行业”内,被称为“刷单”。但直到上网投诉前,他们仍然没有拿到这笔钱。在经过长达一个多月索要报酬未果后,小马在网络上曝光了此事。

  事件曝光后,智联招聘于3月7日针对此事发布了一则声明。声明中称,“智联招聘设有严格的简历筛查安全系统,对所有注册进入智联招聘简历库中的简历进行严格的筛查,对于不合格的虚假简历会进行封存处理,以免影响招聘方的求职体验。”

  小马告诉记者,自己进入大学后,因为经常参加大型企业的校园推广大使等活动,结识了一些人脉资源,会相互联系介绍业务,“这是一个行业”。2018年12月,“上家”赵家昊通过网络联系到小马和小郑,给他们介绍了一个业务——给智联简历投递“刷单”,但这并不是通过网络软件技术,因为很容易被监测到。

  如何“刷单”?小马解释说,只需要找人通过下载链接和二维码,用手机号注册“智联招聘”的APP,按指引填写简历和求职意愿,随便向一个岗位投递求职,且配合回访,就算完成一单。

  这些简历,并不都是真的想要求职的人投递出的真正简历,“随便找一些人,毕业院校,工作经历等都可以随便填。”那如果用人单位打电话让他们去面试呢?“他们就教我们(说),就说已经找到工作了。”

  找人刷单,向招聘公司投递简历应聘,“营造”对方公司在智联招聘上很受欢迎的样子。

  这项工作全靠每一个真实的手机号码注册,需要大量的人脉资源,注册软件要求每个手机号、每份简历,都必须对应,而且此前在智联投递过简历的号码无效。“学历工作年限与年龄相匹配,不能不符合正常逻辑。”

  因此,小马和小郑又向自己的“下家”层层转包,“每单我只能挣0.5元。”但小马说,“上家”从智联招聘接单,每单是13元。

  在小马提供的一份QQ聊天记录上,一位名叫“丁丁”(据小马称,丁丁为丁佳琪)的人说:“结算你放心行了兄弟,我已经让公关送完礼了也在那待着我这也催他。”小马问:“文件不是写了严禁学生推啊,而且学生价格肯定不止这点。”丁丁问他:“你啥价格?”小马回:“4,好低……”丁丁说:“那还是网推吧,4还行。”并说:“等后面稳定了咱们看看签个合同大家都放心。”

  双方的第一次合作比较顺畅,小马第一次做了500单,上家结算很靠谱。按照要求,小马从中联系安排完成,“给我们说的,随便找下社会上的人(指已毕业)投递,简历随便填,只要过得去。”小马说,对方曾表示,学生简历太容易定位,还是做“网推”(即社会人士)。第一次结算时,有300多单的“合格率”,一周时间,对方就转了钱。

  从小马提供的转账截图上,“上家”赵家昊在1月10日转了1844元,1月16日转了10696元,1月22日转了5708元。“因为前面很顺利,所以我们也没有想太多,很信任对方。”小马说,本身这一“行业”就做的是信誉,尽管对方提过合格率的问题,但每次结算费用的合格率计算也在80%左右。

  1月25日到2月11日,小马和小郑共计完成了11400单,每单4元,这笔钱本应在2月中旬就结清,但这一次,上家却提出“简历质量通过率低”,迟迟没有结算。

  “刚开始和我们协商,说合格率低,按照每天400单结算,后来又涨到500单,但我们没同意。做这些简历,我也转包出去的,现在我把下家的钱给了,他们却不付给我钱。”

  小马和小郑多次找到赵家昊,要求结算费用,但都不欢而散,后又联系赵家昊上家丁佳琪以及丁的上家灵硅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董启之,还是一样的结果。“1万多单,总不可能没有一单合格吧。”小马说。此时,对方变了说辞,表示是让小马小郑找学生投递,但小马擅自找的社会人士。

  后来,小马尝试通过智联招聘官方客服联系了智联招聘的工作人员,第一个与他联系的工作人员要走了小马提交的证据后没了下文。而小郑换了手机号码再次联系的工作人员表示,智联招聘和他们不存在合同关系。

  记者还联系了小马投诉中提及的智联负责对接此事的人员,对于这起投诉,他告诉记者,他从来没有和叫小马的人联系过,针对记者提出的“假”简历的问题,他说这个具体情况要他们的法务来对接。

  这让小马很愤怒。2月20日,他到派出所报了警。但民警表示,这属于经济纠纷,建议收集证据去法院起诉。但实际上,他们一直以来的联系都是通过微信、电话,小马和小郑从未见过赵、丁和董,董的定位甚至是在河北保定。“无从找起。”

  2月28日,小马通过21CN主办的公益性消费投诉平台“聚投诉”投诉了此事,希望得到解决,但第一次投诉后,对方以“先撤诉再协商”为由,要求小马在平台结案。但撤诉后,对方又开始推脱,3月2日小马再次上线投诉。

  “我们现在只想找到智联招聘,因为这个事的源头肯定是他们那儿出的,希望他们给(上家)公司施加压力,明确告诉我们简历的合格率到底是多少,哪怕只有一单,也给我们结算了。”小马说。

  记者在“聚投诉”平台上发现,一位署名为秦先生的投诉人也投诉了智联招聘,文章标题为《智联请供应商做数据,上层勾结包庇,处理人敷衍了事》。该文章投诉内容和小马的投诉内容基本一致。

  记者几经周折,联系上了小马口中的上家赵家昊。赵家昊向红星新闻记者确认,他和小马的这个刷单报酬纠纷确实是存在的。

  谈及纠纷的起因,赵家昊说,小马和自己的上家丁佳琪是认识的,丁佳琪从其长期合作的上上家手里拿到单子后再转包给他,他又通过一位中间人找到了小马。当时谈好的要求是每天完成400个任务。但是不久,大概10来天的时间里,小马做出的量就超出了将近一倍。智联招聘在核查了这些任务量后,给丁佳琪反馈认为存在刷单行为,因此未能结算报酬。由此引发了这起争议。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任务单子呢?据赵家昊介绍,具体的任务就是注册智联APP,完善简历,投递简历。”任务是有一个文件的,我都是复制上家的之后给小马的。”赵家昊还强调说,“我只是一个中间的环节,现在出现这个纠纷我也没办法协调,这个事情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

  赵家昊的说法是真实的吗?赵家昊的上家丁佳琪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接到的任务就是推广,找一些确实没有工作的人来进行合作,让他们注册智联招聘,填写简历,然后投递到第三方公司。而且向丁佳琪发布任务的并不直接是智联招聘,他的上家是一家合作的公司跟智联招聘签的合同,两者之间是合作的模式。

  丁佳琪还表示,任务是要求他们做简历,然后给他们佣金,重点是在简历的质量上。“我这儿有一份专门的文件,里面重点强调了四条,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条是简历必须按照真实性去填写。”

  针对小马报酬的争议,丁佳琪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最起码要保证简历是真实的,但是他(小马)这边给出来的量都是假的,因为智联这边确实也给了他们一些证据,证明简历乱七八糟填得确实很多。“其实我们之前也给智联招聘投诉过,因为我的上家也没把钱结算给我。当时智联招聘还给我们澄清,说这个钱不是没有结算,而是仅仅把合格的一部分结算了。”

  这份文件名为“智联招聘注册最新流程”的文件,打开后其标题为《智联招聘注册流程》。文件显示,流程共分四步:

  在这份文件的结尾,还有红色字体醒目的标注了七点注意事项。其中第一点的要求是“数据一定要真实,会有回访调查是否是本人填写”。

  提交四张截图:简历第一张截图,第四张截图,新用户短信验证码截图,投递成功截图,名字电话做表格一起提交;

  注意事项最后还提醒,资料填完选一个岗位投递;学历工作年限跟年龄匹配,不要不符合正常逻辑。

  在小马提供给红星新闻记者的相关资料中,还有一个二维码图片,记者扫描后,立即跳转到了智联招聘的注册链接。

  在前述秦先生的投诉文章评论区,有一条自称是董启之的人通过评论的方式回应了投诉。

  回应者董启之称,自己是本次事件的直接当事人,也是智联公司签署合同合作的简历直接供应商联络人,还是该事件所投诉的丁佳琪的上游甲方。

  董启之在回应中表示,智联公司跟他们公司做简历采购,他向丁佳琪采购,丁把需求发给赵,赵找执行方落实求职人员简历的收集。因此,智联跟小马并没有任何合作关系。智联跟灵硅公司签署的合同条款,是按照采集简历的合格有效简历数量进行结算的。

  灵硅科技董启之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对自己是否就是在“聚投诉”平台上的回应者没有予以回应。董启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马投诉的所谓11400份简历,并不是他们反馈给下游渠道的数据。所以小马提到的45600元不准确。

  “我们都是按照合格通过的简历来结算的,他现在拿收集的截图数量来说,让我们按这个数量给钱。我们跟智联公司签的合同,都是我们提供的简历,智联通过安全监测,不是异常的,合规有效的,才能结算钱的。”

  根据董启之的描述,他的工作就是通过一些办法找到一些学生或者其他人,让这些人在智联找公司投简历,然后支付他们一定的佣金。董启之强调:“我们只是通过这一个方式。”

  针对此次风波,智联招聘相关人士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注意到了21CN聚投诉平台上的该条投诉。“我们是和灵硅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协议的目的是拓展智联在线上的渠道。对于合作的效果,我们的考核标准是对方提供一定数量的真实简历,智联核实简历的真实性。”

  该人士同时表示,智联招聘没有给求职者佣金,投诉所说的给求职者注册费用的操作方式是违背合同规定的。智联和灵硅的线上广告推广,属于CPA广告合作,也就是按照有效订单来计费。灵硅需要利用自有的校园、地方等渠道资源,投放智联的注册入口,吸引有求职需求的求职者注册来求职。智联付费给灵硅,不会涉及到给求职者的佣金。如果合作方有这种操作,是背离合同要求的行为。这个不排除是分包商自己的行为。“我们的合同里面注明不能有虚假简历,如果有虚假简历,是需要灵硅赔偿我们的。”

  3月7日,智联招聘还发表声明称:近日,有个别网络平台报道智联招聘涉嫌采购简历流量一事,我公司对此高度重视,并立刻进行了内部核查,发现文章与事实不符。

  智联招聘在声明中说,经合规、法务等部门核查,智联招聘与推广公司签署渠道营销推协议,用以拓宽线上传播渠道,推广智联招聘产品入口链接,吸引有求职需求的用户来到网站求职,且要求引流渠道必须真实有效。智联招聘强烈谴责在推广过程中弄虚作假的行为,我们设置了严格的简历筛查安全系统,对所有注册简历进行严格的筛查,识别不合格的虚假简历并第一时间进行封存处理,以免影响招聘和求职方的使用体验。

  智联招聘还在声明中表示,网传智联招聘有员工与乙方推广公司涉嫌商业贿赂一事,目前经查无相关证据证明。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