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全职富太频繁盗窃只为寻刺激
 

  养尊处优的全职太太因为长期独自在家承担家务、心情抑郁而染上了盗窃瘾。上海检察系统在一些盗窃案中发现,部分家境不错的女性因精神贫困把盗窃当做了“刺激”。

  2010年8月14日下午3点多,南京西路的优衣库店内,营业员抓获一名涉嫌盗窃的中年女子。她在走到收银区前,将购物篮内的商品放到随身的环保袋里,没有付费。在下楼走出优衣库大门时,她被营业员当场抓住。

  被抓获后,该女子拼命央求:“我错了,我是来给我女儿买衣服的,不要报警!”这名涉嫌盗窃的女子是51岁的黄茜,她称是来这里给6岁的女儿买衣服。当天,她共盗窃了22件商品,所偷的衣物都是女童衣服,总价2708元。

  这并非黄茜第一次在商场“伸手”。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在提审时还发现,案发前的3个月,黄茜还曾经在玛莎百货内盗窃店内7件衣服、3个钥匙扣和1个手镯。共计人民币4039元。

  两次偷窃,案值不过六七千元。其实这些钱黄茜根本“看不上”。黄茜曾经是上海某名牌高校的高材生,大学毕业后还迅速成了行业佼佼者,早在十年前月收入就达万余元。40岁出头,她嫁给了现在的丈夫,婚后怀孕回家做起了全职主妇。

  丈夫是某公司的领导,收入颇高,能够承担家庭的开销,但同时工作十分繁忙。独自承担家务的黄茜,要照顾年幼女儿和瘫痪的母亲,追求完美的她常感到压力很大。丈夫见其辛苦帮她请了保洁阿姨,完美主义的黄茜却不满意,几任保洁阿姨都被解聘。但感到家务压力巨大的她苦于无人倾诉,情绪长期抑郁。

  黄茜在提审中说:自己一直都十分优秀,也深知盗窃是犯罪行为;但第一次作案时,犯罪的刺激感让她感觉到压力的释放。“每次压力巨大,我就想盗窃。”犯罪的耻辱感和刺激感让她痛苦不已,但却忍不住下手盗窃。

  黄茜并非孤例。卢湾区检察院今年年初也审查起诉了一起富家女盗窃的案件。被告人周清从2010年10月至12月间,先后在沪上多家大型百货公司内盗窃近10次,窃得商品金额高达78000余元。

  检察官在提审时了解到,虽然年仅28岁,但周清已在家做了多年的全职太太,大她10岁的老公是某公司的老总。长期独自在家的她孤单寂寞,便经常出去逛街。某次购物时,她拿了商品未付钱,营业员也未察觉,这种不劳而获的感觉让她产生了快感。从此,她便将盗窃视为了排解寂寞和压力的途径。

  令人奇怪的是,公安人员发现她盗窃来的物品全都完好放在自家衣橱内,吊牌标签都未拆掉。周清解释:“我只是为了寻找快感,并不是真的缺什么。”卢湾区法院以盗窃罪判处周清有期徒刑4年。

  检察官告诉记者,以往女性盗窃的诱因多为贫困部分女性因学识能力和社会原因难以找到工作,在经济上出现问题后开始盗窃。但现在,精神贫困成了生活优越的女性的盗窃诱因。黄茜、周清这样的全职太太,多因为精神空虚、心情抑郁,将盗窃作为寻求刺激、排解压力的方式。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