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血汗代工奴隶劳动:ZARA、优衣库、HM、GAP制“毒
 

  每天完成7500件背心,烫800件衬衫,工作超12小时,长期处于38至42度且有“毒”工作室,用生命在为制“毒”工厂工作,却得不到基本的保障,谁去救救他们!

  由于快时尚的“快”,以及竞争带来的价格战,快时尚品牌及集团不得不通过向供应链进行缩减成本施压来实现盈利。而作为消费者,陈先森认为有必要思考如何关注和通过购买行为影响这些血汗工厂的持续存在。

  全球劳工及人权研究所就表示,富有的企业有权力让工人在恶劣的环境中工作,而消费者则有最终决定他们的商品是否该留在市场的权力。减少“血汗”工厂的责任在于大家。该机构呼吁大家尽量减少购买“血汗工厂”的产品,同时购买负起社会责任的企业的产品。

  SACOM称,该组织调查员于2015年以及2016年春天,以工人身份于四间位于中国沿海以及内陆省份的代工厂进行卧底调查,这些工厂分别位于广东、安徽、山东、湖北。调查发现ZARA 、H&M 、GAP 三个品牌的社会企业政策看似十分全面,然而SACOM的调查指出工厂中现实状况和品牌在其供货商企业社会责任政策中所宣称的大相径庭。

  其实早在2014年,该组织对快时尚巨头优衣库也进行了暗访。分别为两间在本港上市制衣公司─互太纺织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互太)及属于联泰控股有限公司的东莞联泰制衣有限公司(下称联泰)。

  联泰的一位烫衣工人表示他由早上8点工作至晚上10点,有时要工作至晚上11点,他每天需要烫600至700件衬衫,每件优衣库衬衫的烫衣费只有0.29元(人民币,下同)。在旺季,一天要烫900件衬衫,工人每周至少工作六天,有时甚至周日也被要求加班。衣服制作单价过低,工人为了糊口必须长时间工作。互太工人平均每月加班134小时,联泰则是112小时(法定加班时数上限为36小时/月)。

  SACOM表示,尽管上述H&M、GAP及集团在企业行为守则中皆有关于工作时间的规管,包括供应商工厂必须符合国家法律工作时间、工厂工人每周必须休息一天、不允许代工厂工人每月工作超过48小时和加班超过12小时。但是,经过该组织的卧底调查发现,这些代工厂为了达成品牌紧迫的送货时间,迫使工人加班。工人往往受到来自管理以及其他工人的巨大压力,为了完成产量要求,有时甚至早上七点半就开始工作,凌晨一两点才能下班,一个月只放一天假。

  尽管芜湖狮丹努的工人每周确实可以按照H&M 的行为准则休息一天,但是通常要从早上7点工作至晚上7点,而熨烫车间和质检员工则要工作至晚上8点,而为了冲订单,经常还要每天加班2-3小时,即使扣除1小时用餐时间,每天至少工作12小时。

  另外,即使是生病,生产线员工在未得到生产经理批准不得请假。有员工表示他不得不带病工作,直到生产经理摸他的额头发现真的很热,才批准了半天的假期。

  工厂忽视职业健康安全,置工人于危险工作环境:厂房温度奇高,长期高达摄氏38至42度、污水布流满地、不安全的设备、差劣的通风系统、空气中满布尘埃和化学品的刺鼻气味、漏电和火灾风险奇高、巨大的工作压力,都在危害工人的性命。厂房内不少工人因要应付高温,在没有佩戴手套和眼罩的情况下进行倾倒化学品的操作。

  ZARA,,优衣库,H&M,,GAP等品牌和集团们承诺于供应厂提供健康和安全的工作环境,但事实上,工人经常在没有充足防护设备的情况下接触有毒化学物品、棉尘和有害粉尘。由于缺乏训练和安全措施,机器操作并不安全,火警逃生通道亦狭窄且不畅通,工人的健康和安全无时无刻处于危险中。

  厂方以固定单价计件结算工资,未能保障工人依法享有的加班费,同时也未依法缴纳相应的社会保险。

  工厂依赖罚款来管理工人及控制产品质量。互太有41项管理规则涉及罚款。若织物有瑕疵或针织机有污渍,工人整天的产量奖金,就会被全部扣掉。联泰亦同样以罚款作管理手段。此等行为同样违反国家相关法律。

  SACOM调查发现,在南海南宝鞋厂,一旦缺勤,炼胶生产线元,成型线的则要罚款三倍工资。

  在莱州樱桃服装公司,工人熨烫一件服装的工资为0.2-0.3元;在赤壁市志强服饰有限公司,工人们甚至不需要打卡,计件工资迫使他们每天必须超时劳动才能获得生存所需工资,有工人表示,一旦她一件衣服的格子布未能对齐哪怕0.5毫米的偏差,一天工资就全被被罚,每个月只能拿到1000-2000元。

  SACOM的调查还发现,ZARA、H&M和GAP的代工厂不但准备假文件来隐瞒工作环境中的问题,更指导工人在查厂时说谎。优衣库厂方则是在企业社会审核员查厂时才提供工人防护设备,并提供假文件掩盖血汗工厂实情。其中一间工厂甚至在查厂之前聚集工人、宣布若他们能向审核员回答由管理层提供的标准答案,则会得到500人民币的奖金。

  快时尚品牌们一直都被指控使用血汗工厂模式,由于服装产业工人在东南亚国家供应链工厂遭遇的危险工作环境以及不断的重大死亡灾难都让快时尚品牌们陷入不道德的指控,特别是孟加拉国2012年的工厂倒塌吞噬超过1200名工人的灾难事件。

  血汗工厂,指一间工厂的工业环境恶劣,工人在危险和困苦的环境工作,包括与有害物质、高热、低温、辐射为伍,而且工作时间长,工资很低。

  这一词最早是用于形容1850-1900年从乡下地区涌向伦敦、纽约等大城市的破产农民工,在极端恶劣的工厂下工作的情况。然而,随着国际知名品牌把工厂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现代的“血汗工厂”模式更值得深思。

  例如2010年,全球知名运动品牌耐克的工厂就遍布全球46个国家,其中,签约工厂多达600多家,工人人数超过80万。在该年的社会责任报告中,耐克承认工资和工作环境仍然存在问题。

  这种生产模式在诞生之时即受到各方批判。1900年,澳大利亚就成立了反对“血汗工厂”的组织。此后,世界各地纷纷成立类似反对“血汗工厂”的人权组织或者非政府组织,而政府也开始立法保障工人安全。另一方面,迫于社会舆论压力,不少企业也把改善员工工作环境,保障员工福利作为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

  其中做得比较成功的就是耐克。耐克CEO菲力·奈特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耐克的产品变成了低廉工资、超时工作和虐待的同义词。”原因是90年代时候,他们企业忽视了“血汗工厂”的问题。继1994年《纽约时报》揭露耐克印尼工厂违反当地最低工资规定后,1996年《生活》杂志又揭露了耐克在巴基斯坦的工厂雇佣童工的情况。

  到了这个关键时刻,他们无法以签约工厂“不受他们控制”为由解脱。作为市场占有率较大的企业,耐克联合了其他几家工厂开始履行他们对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责任。《福布斯》曾发文表示,这个案例说明企业已经学会用更广阔的眼光来看待供应链的问题,来实践企业社会责任。

  在中国,包括苹果代工厂富士康、古驰、阿玛尼等接连被曝出工作超时等问题,已引起社会关注。

  美国圣地亚哥大学哲学系的副教授马特·佐林斯基曾发文提到,“血汗工厂”这个有沉重历史和道德感的词汇令人畏惧,而最令人畏惧的莫过于这个词汇暗示了这个包袱平均地分摊到每个消费者肩上。由于有这样的机制存在,仅仅是给家里小孩买一双跑步鞋,也会导致剥削和压迫。“所以理论上我们都是罪人。”

  让消费者拒绝所有廉价产品并不实际,他们还建议消费者可以尝试减少购买数量,而买更优质、耐穿且是公平交易的产品。更重要的是,购买是一种社会性活动,而消费者可以有意识地建立起这样一种消费文化。

  PS:SACOM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成立于2005年6月,是香港一个以保护劳工权益为主的民间团体,其成员主要由香港大专院校的师生组成,目的是监察企业不当行为。

  成立近10年来,SACOM把迪斯尼、佐丹奴等国际知名企业纳入监督对象,通过实地调查、暗访,了解这些知名企业位于中国珠三角的代工厂劳工生产、生活情况,并把调查结果形成文字报告,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本文由联商网陈肖丽根据无时尚中文网、sacomhk、互联网等信息整合)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