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像做投资一样买衣服
 

  比起便宜货,美国时尚记者玛尔科·贝恩更建议人们砸大价钱买衣服,起码要贵到能让你冒一身冷汗。

  在美国等很多工业化国家,便宜衣服到处都是,很多快销服装连锁店里,一条牛仔裤甚至不到20美元(约合人民币127元)。那么问题来了,这些质量一般般的衣服最终都会被丢弃,甚至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工人生产它们也赚不到什么钱,但很多人还是愿意买,为什么?图便宜啊。

  作为时尚圈记者,我自然钟爱漂亮衣服,也清楚买便宜货问题多多,所以在过去一年多里,我给自己定了个简单的目标——要买的每件衣服不能低于150美元(约合人民币953元)。这是完全出于个人选择,希望以此促使自己少买东西,同时穿得尽量舒心。如今看来,我的目标达到了:买得比过去少了,而且这些心水又昂贵的衣服让我爱不释手。

  很多人会觉得150美元不是小数目,如果去时尚快销品牌连锁店,这笔钱能买到好几件,但很多独立设计师的原创品牌,一件小T恤就能轻轻松松卖到这个价。这么看,150美元买件衣服好像并不夸张,但足以让人在挑选时好好纠结一阵,这就是我要说的关键。它会让你三思究竟有多想要这件衣服,会不会经常穿它,等等。

  衣服昂贵,多买一件都有钱包“破产”的风险,所以更要去想值不值,甚至你会觉得买衣服更像一笔投资,而非为了赶时髦翻捡便宜货。

  不过,150美元并不是铁律,每个人的收入和支付能力不同,只要把平时买衣服的均价提高一点,感到“肉疼”就行。

  研究人员发现,无论是在美国标志性的快时尚品牌Forever21,还是在意大利奢侈名店Prada,大部分人购物的心理过程是类似的。大脑中的“脑岛”区域时刻权衡着花钱的痛苦,以及称心货到手的痛快,以决定我们最终是否买下手中的衣服。如果一件衣服价格低廉,那脑岛给出的纠结指数也会走低,这样一来,买衣服变得欢乐无痛,跟实际需求已相去甚远。

  正是为了能在花钱的痛苦和衣服的实际需要之间找到完美平衡,我才决定花高价,至少这能让我犹豫或者心疼一阵,对我来说,150美元的“门槛”最合适不过。

  今年7月,我买了件200美元(约合人民币1271元)的毛衣,当时在店里转来转去掂量了好久。去年冬天,为一件标价也是200美元的日本品牌外套,买还是不买,我也深刻地自省了一番——这件衣服我有多想要?真的需要吗?为了补上这笔开销,我转卖了一件比利时的名牌上衣。

  有时,深思熟虑的结果也并不美满。去年秋天,我在网上相中一件由日本独立设计师出品的衬衣,前前后后想了一礼拜,最后决定要买。衣服花了200美元,到手后发现根本不值那个价,而且无法退换,当时的纠结,现在想来仍然历历在目。

  另一方面,我曾经看上日本SagedeCret品牌的一款毛衣,虽然比之前买的那件便宜,但思来想去觉得它不太适合我,最终放弃。还有很多相中的东西最后都没有买。

  我坚持的原则就是不买便宜货。最近我准备从优衣库买一件黑色运动衫,但想了想还是作罢,宁可多花点钱买件更好的。我正打算尝试购买人生中第一件loopwheeled运动衫,这是日本著名的羊毛纺织品牌,价格自然不菲。

  如果试一试你就会知道,通过强迫自己三思来决定买不买,不但降低了购买数量,还能得到更好的品质。这种购物方式很理想,我已经变得倾向于购买真正欣赏的东西,而非心血来潮淘便宜货。这与日本“家政女皇”近藤麻理惠在《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一书中介绍的办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书中说,只有那些能引发你快乐的东西,才应待在你的衣橱里。

  自从定好了原则,我买衣服的品质直线上升。事实上,很多衣服之所以价格低,也是有原因的。大型零售商通过批量加工来尽可能压低价格,别人生产100件衣服的成本,他们能够产出1000件,而且须在短时间内完工。正如人们所说,好东西和便宜货只能二选一,很难兼得。

  一些公司使用低品质的面料和粗糙的生产办法,力求用最少的投入做一件成衣。当然,受压榨最严重的还是生产线上的工人。我赞成设在孟加拉、越南等国的工厂雇用这些人,他们能帮助国家发展经济和消除贫困,但我也希望他们能拿到体面的报酬,为此我不介意多掏些钱。谁都清楚,生产一件不到20美元的牛仔裤,工人的薪水明显高不到哪儿去。

  衣服昂贵,不代表做工一定精良,生产它们的工人未受到压榨。很多贵衣服也会造成环境污染,染过色的针织品被丢弃到垃圾场填埋,同样对环境有害。但至少,花大价钱能让你少买一些买衣服,减少浪费。我希望人们多买原创品牌的衣服,而非快销连锁店推出的产品,甚至山寨货。

  不过,我不是件件衣服都花到了150美元以上。我的T恤就很实惠,而且穿了两年多,去年在优衣库买了紫色运动衫和带扣的黑色亚麻上衣都是我想要的款式,几个月前买的一条纽约品牌的裤子也不到100美元(约合人民币635元),但样式我非常喜欢。

  美好的东西令我无法免疫,哪怕二手服装也是如此。我上易趣网以及雅虎日本的拍卖网站,很多时候物超所值——不但能实现旧物再利用,而且对我这种时尚上瘾的人来说,很多东西刚流行时买不起,一过季就能低价淘来穿,怎能不兴奋?

  总之,我希望自己购物时关注衣服本身的价值,而不是看花了多少钱。门槛150美元的购物计划令我少买了很多东西,但对仔细考虑才决定入手的每件宝贝,我都非常喜欢,其中道理再简单不过:一分钱一分货、便宜没好货。

  比起便宜货,美国时尚记者玛尔科·贝恩更建议人们砸大价钱买衣服,起码要贵到能让你冒一身冷汗。

  在美国等很多工业化国家,便宜衣服到处都是,很多快销服装连锁店里,一条牛仔裤甚至不到20美元(约合人民币127元)。那么问题来了,这些质量一般般的衣服最终都会被丢弃,甚至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工人生产它们也赚不到什么钱,但很多人还是愿意买,为什么?图便宜啊。

  作为时尚圈记者,我自然钟爱漂亮衣服,也清楚买便宜货问题多多,所以在过去一年多里,我给自己定了个简单的目标——要买的每件衣服不能低于150美元(约合人民币953元)。这是完全出于个人选择,希望以此促使自己少买东西,同时穿得尽量舒心。如今看来,我的目标达到了:买得比过去少了,而且这些心水又昂贵的衣服让我爱不释手。

  很多人会觉得150美元不是小数目,如果去时尚快销品牌连锁店,这笔钱能买到好几件,但很多独立设计师的原创品牌,一件小T恤就能轻轻松松卖到这个价。这么看,150美元买件衣服好像并不夸张,但足以让人在挑选时好好纠结一阵,这就是我要说的关键。它会让你三思究竟有多想要这件衣服,会不会经常穿它,等等。

  衣服昂贵,多买一件都有钱包“破产”的风险,所以更要去想值不值,甚至你会觉得买衣服更像一笔投资,而非为了赶时髦翻捡便宜货。

  不过,150美元并不是铁律,每个人的收入和支付能力不同,只要把平时买衣服的均价提高一点,感到“肉疼”就行。

  研究人员发现,无论是在美国标志性的快时尚品牌Forever21,还是在意大利奢侈名店Prada,大部分人购物的心理过程是类似的。大脑中的“脑岛”区域时刻权衡着花钱的痛苦,以及称心货到手的痛快,以决定我们最终是否买下手中的衣服。如果一件衣服价格低廉,那脑岛给出的纠结指数也会走低,这样一来,买衣服变得欢乐无痛,跟实际需求已相去甚远。

  正是为了能在花钱的痛苦和衣服的实际需要之间找到完美平衡,我才决定花高价,至少这能让我犹豫或者心疼一阵,对我来说,150美元的“门槛”最合适不过。

  今年7月,我买了件200美元(约合人民币1271元)的毛衣,当时在店里转来转去掂量了好久。去年冬天,为一件标价也是200美元的日本品牌外套,买还是不买,我也深刻地自省了一番——这件衣服我有多想要?真的需要吗?为了补上这笔开销,我转卖了一件比利时的名牌上衣。

  有时,深思熟虑的结果也并不美满。去年秋天,我在网上相中一件由日本独立设计师出品的衬衣,前前后后想了一礼拜,最后决定要买。衣服花了200美元,到手后发现根本不值那个价,而且无法退换,当时的纠结,现在想来仍然历历在目。

  另一方面,我曾经看上日本SagedeCret品牌的一款毛衣,虽然比之前买的那件便宜,但思来想去觉得它不太适合我,最终放弃。还有很多相中的东西最后都没有买。

  我坚持的原则就是不买便宜货。最近我准备从优衣库买一件黑色运动衫,但想了想还是作罢,宁可多花点钱买件更好的。我正打算尝试购买人生中第一件loopwheeled运动衫,这是日本著名的羊毛纺织品牌,价格自然不菲。

  如果试一试你就会知道,通过强迫自己三思来决定买不买,不但降低了购买数量,还能得到更好的品质。这种购物方式很理想,我已经变得倾向于购买真正欣赏的东西,而非心血来潮淘便宜货。这与日本“家政女皇”近藤麻理惠在《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一书中介绍的办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书中说,只有那些能引发你快乐的东西,才应待在你的衣橱里。

  自从定好了原则,我买衣服的品质直线上升。事实上,很多衣服之所以价格低,也是有原因的。大型零售商通过批量加工来尽可能压低价格,别人生产100件衣服的成本,他们能够产出1000件,而且须在短时间内完工。正如人们所说,好东西和便宜货只能二选一,很难兼得。

  一些公司使用低品质的面料和粗糙的生产办法,力求用最少的投入做一件成衣。当然,受压榨最严重的还是生产线上的工人。我赞成设在孟加拉、越南等国的工厂雇用这些人,他们能帮助国家发展经济和消除贫困,但我也希望他们能拿到体面的报酬,为此我不介意多掏些钱。谁都清楚,生产一件不到20美元的牛仔裤,工人的薪水明显高不到哪儿去。

  衣服昂贵,不代表做工一定精良,生产它们的工人未受到压榨。很多贵衣服也会造成环境污染,染过色的针织品被丢弃到垃圾场填埋,同样对环境有害。但至少,花大价钱能让你少买一些买衣服,减少浪费。我希望人们多买原创品牌的衣服,而非快销连锁店推出的产品,甚至山寨货。

  不过,我不是件件衣服都花到了150美元以上。我的T恤就很实惠,而且穿了两年多,去年在优衣库买了紫色运动衫和带扣的黑色亚麻上衣都是我想要的款式,几个月前买的一条纽约品牌的裤子也不到100美元(约合人民币635元),但样式我非常喜欢。

  美好的东西令我无法免疫,哪怕二手服装也是如此。我上易趣网以及雅虎日本的拍卖网站,很多时候物超所值——不但能实现旧物再利用,而且对我这种时尚上瘾的人来说,很多东西刚流行时买不起,一过季就能低价淘来穿,怎能不兴奋?

  总之,我希望自己购物时关注衣服本身的价值,而不是看花了多少钱。门槛150美元的购物计划令我少买了很多东西,但对仔细考虑才决定入手的每件宝贝,我都非常喜欢,其中道理再简单不过:一分钱一分货、便宜没好货。


活动五-香格里拉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香格里拉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香格里拉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香格里拉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香格里拉2_1970高奖金官网